「滴答。」時鐘的分針正好筆直地指向上,宣告著現在的時間是晚上八點正。冬至的晚上,能夠放工的同事們早已經離開公司大樓了。
撰文:業餘空少飛Sun | 照片:《天水圍的日與夜》電影劇照

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VS 服務業人士

趕收工做節

此刻保安員阿嬌,剛剛等到接夜更的同事上班,正在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嬌姐,食咗飯未呀?」
「啱啱提早同屋企人做咗冬,你呢?而家返屋企食飯喇?」
「係呀,屋企煮咗飯。走先喇,辛苦晒!」語畢,阿嬌便挽著手袋步出辦公大樓,一邊從手袋中翻出了手機,查看了最新收到的WhatsApp訊息。

「放工未?我同細佬等你開飯。」比阿嬌早放工的丈夫準備好晚飯,提醒她準時回家吃晚飯。
「而家走,好快返到。」阿嬌不熟練地以右手食字作筆,一筆一畫地寫出回覆,畢竟對年過半百的婦人而言,手寫輸入法比起速成、倉頡等容易上手得多了。

不知道是古人計算天文曆法的確了得,還是心理作祟,冬至的晚上總是格外顯冷,甫踏出街上,阿嬌已感到一陣寒流,回覆訊息才不過短短一分鐘的時間,竟感到食指快要結冰似的。她搞不清楚這種冰冷感是源於手機的屏幕,還是冬至夜的寒風。儘管如此,她還是想要多發一條訊息。

服務業人士的辛酸

她於WhatsApp的介面中向下滑動,找到了「不愛回家」這個群組。群組名稱是那個盡愛搞鬼作怪的大兒子改的,當初阿嬌要他開一個家庭群組,看到這個群組名字的時候馬上反對起來,提議要用「我們這一家」,無奈大兒子堅決不肯就範,他說如果用這個「娘」味極濃的群組名字,他會離開群組,作為母親只好妥協。

事實上,這個大兒子自大學時入住宿舍後,亦真的沒有再住在家裡,現在更做了空少,索性「不愛回港」了。

工作至上,過節另行擇日

正正由於這個兒子跟自己上班的日子都不固定,每個月要約見面總是有一定難度,她也不敢奢求大時大節能夠一家四口聚首一堂。別人的家庭,即使工作再忙也好,要擠個時間吃個晚飯也不是沒可能的事。
偏偏這個兒子,選這麼一份大時大節都有可能不在香港的工作,別的家庭在共聚天倫時,她只有羨慕的份兒。但她也深明為了糊口,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這家庭,都已經不知幾多年沒有齊人於正日「做冬」了。

「你而家飛咗去邊度呀?凍唔凍呀?記得著夠衫呀!」- 訊息已送出。
「我喺美國呀。仲jet lag緊,冇出過房間,所以唔凍。係喎,香港已經係22號晚喇喎。我返到嚟香港先同你哋補番做冬啦!」

「好呀!幾時食都得,就番你。: ) 」- 訊息已送出。
有些心意 不可等某個日子 – 有心意的話,根本不必刻意等某個日子,冬至和誰過又有何關係呢?
謹此向所有大時大節下,仍然盡忠職守的每一位致謝。

延伸閱讀:空姐教路 | 避免jet lag、帶漏保濕 機艙護膚 4大急救妙法

延伸閱讀:【旅遊教室】 在機場過海關不宜穿戴這 5 類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