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香港人成日掛呢句喺嘴邊:「去旅行啫,都係想輕輕鬆鬆散下心,唔好同我講咁多政治嘢好唔好?!」

好啦好啦,你以為去到瑞士山區,就真係可以避世?Sorry囉,喺最地靈人傑嘅日內瓦,都畀我遇到不能遺忘嘅佔中話題。

話說全程6天的「瑞士破風遊」,除咗靚景接靚景的旅程,我亦有好努力接觸當地人士,為了拍片也為了採訪,四圍認識下新朋友。就喺日內瓦市中心,我遇上廿歲出頭的Leonardo,身穿橙衫嘅佢,充當「人肉資訊站」,擔當旅遊親善大使”Tourist Angel”,朝10晚7,在湖區同舊城站崗,因為通曉5國語言,負責向大家介紹市內景點兼解答旅客疑問。當佢知道我來自香港之後,流露出十級感興趣表情……
日內瓦巧遇「佔領人士」

原來身為法律系學生的Leonardo,曾經喺香港中文大學做過半年交流生,時間,恰恰就是2014年9月至2015年2月之間。

攀談初期我都未夠敏感(大概因為自己喺風光明媚瑞士山區踩咗幾日單車,太enjoy湖光山色),竟然沒注意到這段留港交流時間的特殊意義;我還嘗試跟Leonardo分享港島中區是個怎樣華洋雜處的好地方、九龍同新界又有好多行山好去處……幾乎當咗自己係林子祥,爭少少就要唱「Your every smile」咁滯。

最後還是Leonardo忍唔住,主動向我提起去年9月爆發的雨傘革命--原來當時作為中大交流生的Leonardo,雖然宿舍在沙田,上課地點卻在金鐘,作為「外國勢力」,不但曾經參加過公民抗命,對於香港偽普選框架亦有認識,甚至對佔領區的種種都有親身見證!


與瑞士人談香港02

雖然已經回到瑞士,Leonardo似乎仍然關心香港的狀況,我們談到佔領過後政改被否決的餘波,還有各界對佔領行動的兩極反應和撕裂,作為香港人都不免感到失禮和欷歔;不過Leonardo就認為情況不致太壞,至少事件已經引起國際關注,作為法律系學生的他,似乎沒有港共官員那種對「法治受破壞」的指控,反而因為見識過香港人的覺醒而感到十分欣慰。過程中,令佢最深刻係目擊好多本來唔關心政治的年輕人,因為呢件事而醒覺自己才是「the owner of next generation」……在盛夏日內瓦湖畔,竟然回憶起香港人以行動走上街頭抗爭的一幕幕場面,僅以這一段意料之外的對談,去記住「9.28.2014」。

與瑞士人談香港03 與瑞士人談香港04

與瑞士人談香港06 與瑞士人談香港07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