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港人惠依子在 ViuTV《我是地球人》中說:「其實於日本被非禮是很平常的事。」此話一出,回響不絕於耳。既然不少讀者都抱有疑問,就由惠依子親自分享她及友人遇上痴漢的遭遇,以及日本痴漢的社會議題。

文:惠依子 圖:電影《それでもボクはやってない》(儘管如此我沒做過)劇照及預告片、惠依子、ジャパン少額短期保険株式会社官網

「女生一生人總會被非禮一次」 日本人習以為常

究竟是甚麼事會讓我在電視節目中說出 「其實於日本被非禮是很平常的事」呢?目前我已在日本居住了三年,職場上的日本女同事曾告訴我:

女生一生人總會被非禮一次,並不需要太緊張,當不走運就好了。

當然我認為她的說法是有點誇張,這也許只是女性之間愛面子的說法。

圖片來源:電影《それでもボクはやってない》(儘管如此我沒做過)劇照

有不少日本女生都會誤以為被人非禮是有魅力的表現。網上甚至有人問:「同事們都說人生總會被非禮一次,我現在26歲還未被非禮過,該怎麼辦?
無論是我同事的話或是網上留言,都可見日本女生對被非禮一事看得很輕。

正視非禮議題 「痴漢海報」隨處可見

事實上,日本的性犯罪率比其他國家低,但日文「痴漢」一詞,卻在中港台廣為人知,可見這是個潛在的社會問題。
雖然表面上日本的性犯罪問題並不是很嚴重,但細心觀察的話,日本的車站有很多防止痴漢的海報或措施,反映痴漢非禮在日本是一個很需要被正視的問題。根據我的觀察,痴漢問題的成因可從現實環境及日本人心理因素去剖析。

由於日本很多被非禮的事件都沒有申告,因此案件數據未必能反映真實社會情況。

電車車廂迫爆 非禮無處可避

很多時候人們所說的「電車痴漢」一詞,是因為日本,特別是東京的鐵路在繁忙時間超級擠迫,為痴漢造就了一個非常方便的環境。

據東京 2016 年的資料顯示,以列車原定載客量為 100% 計算,部分東京線路於上班時間的擠迫程度接近 200%!

如果在連雙手也無法動彈的「親密」的情況下被非禮,受害人根本無處可避。

山手線混雜程度約150%的時候。

友人親身經歷 電車痴漢 明目張膽非禮

身邊有朋友於大學時代不幸遇過電車痴漢,事發當日是早上8時左右的上班時間,她穿著及膝裙,如常坐 JR 上學。當時車內擠得與他人「零距離」緊貼著,

正當心想自己能幸運地站在客席前,有個好位置可以緊握扶手時,突然感到雙腿間好像有甚麼在動!

因為擠得動彈不得,她還以為是身後男性的公事包隨著電車搖晃而碰到自己。

圖片來源:電影《それでもボクはやってない》(儘管如此我沒做過)劇照

怎料感覺外物慢慢向上移,她覺得奇怪,低頭一看,原來是坐在面前的一位中年男性將手放進自己裙內摸!

她嚇得即時用皮包擋,但因為當時太恐懼,腦袋空白,不知為何就是沒有說出口或求救。最後等到下一站便立即下車。

選擇啞忍 間接縱容痴漢犯罪

日本人遇到很多事時,都會怕為他人帶來麻煩而選擇啞忍。顧客的無理要求要忍、擠電車要忍,連受害者即使被非禮都只會忍住默默承受。

尤其是在電車內發生的話,要是說出口又怕影響電車班次,為車站職員及趕上班的乘客帶來麻煩,所以不少受害者都情願下車躲避了事。

日本電車上下班鐘數特別繁忙!

漠視外界 逞英雄出聲或會被排擠

可能大家會想,日本人多麼親切,身邊的乘客出來幫忙指證不就好了嗎?事實上,大家為了維護電車裡那小得不能再小的私人空間,都寧願玩手機、聽音樂,沉醉於自己的世界,漠視身邊發生的事。

圖片來源:Pakutaso

另外,日本人雖然親切,很有團體精神,但卻很會分你我,在團體中不會輕易做出與別不同的行為。

因為如果輕舉妄動、強行逞英雄,除了會受到不必要的注目外,隨時有可能引起大眾反感而被排擠。

就好像我有位同事曾說過,即使看到有疑似非禮的情況,都沒有勇氣發聲,因為怕會錯誤指證他人。

香港女生被非禮 一尖叫即逃走

當年留學的時候,我亦曾遇上痴漢。那天因為約了大學同學到其他縣玩,於是早上 7 時多就出發到 JR 站與朋友會合。當時我住在東京郊區,平日早上的這個時間街上行人不多。

正當我準備走往商場升降機,到 2 樓的車站月台時,忽然感到下半身一涼。起初以為是有風吹過,但當要進升降機時,臀部卻突然被摸了一下。

對方是很用力抓著我,我當場不知所措,嚇得呆了一兩秒才醒悟到底發生甚麼事,才懂尖叫出來。一聽到叫聲,男的即開始逃跑,友人只見他穿著上班族的典型黑色長褸,沒看到樣子。

圖片來源:電影《それでもボクはやってない》(儘管如此我沒做過)》中文版預告

追捕痴漢 日本保安員冷淡應對

香港人不像日本人般會啞忍,周遭雖然空無一人,但我仍然堅持追上去。不過礙於日語能力問題,我只懂邊追邊禮貌地叫對方「請等等」。可惜當日穿著高跟鞋,最終捉不到那痴漢。

當我追到一個停車場時,隔10米遠有兩位保安員問我有甚麼需要幫忙,我說遇到了痴漢,但兩位保安卻只是站在原地遠遠問了一句:「沒事吧?」而沒有打算報警或趨前協助。

所以說日本人很多時候是表面的親切,但會否幫忙卻又是另一回事。

「痴漢冤罪」 被舉報難證清白

痴漢事件的受害者不一定是女性,也有機會是男性,甚至是「痴漢」!聽說有人會冤枉無辜的人為痴漢,從而勒索圖利,這就是所謂的「痴漢冤罪」 。

我的上司曾說過,要是被舉報為痴漢的話,在沒有目擊者提供證言的情況下,基本上很難去證明自己清白。一旦被認定有罪,公司一定會作出處分,工作不保之餘,家人也未必能接受。

醜事傳千里,要轉工也很困難,人生可說是完蛋。因此早前有報道說,池袋站有痴漢疑犯在路軌中不顧性命地逃跑,亦不難理解。

「痴漢冤罪保險」 申請大增

上司說乘電車的風險太大,所以都會選擇搬到公司附近住,避免跟人擠電車。除了我上司的做法外,近年日本推出了一個很有話題性的保險,叫痴漢冤罪保險,月費590円(約HK$40)。

當被誤控是痴漢的時候,投保人可以立即找律師,並於48小時內得到援助。有媒體指出,近年有很多關於被指是痴漢的人不顧性命逃跑,甚至在逃跑中發生意外而死亡的報道,痴漢冤罪保險的申請因而大幅上升10倍。

熊本部長還是痴漢冤案保險的公關代言!(圖片來源:ジャパン少額短期保険株式会社官網

多些互助 減少痴漢罪案

我的一位日本人朋友說過,大家認為日本人很友善,但很多時候都是流於表面。口中常說有需要時會幫忙,但到真正有人需要幫助的時候,意外地日本人會因為害羞或是不想惹麻煩而視而不見。

香港人看似很冷漠,但實際上看見街上有人需要幫忙時,也會有很多人立刻衝上前扶一把。要是日本人能做到這樣,少一點只顧自己,或許痴漢問題多少能有所改善。

圖片來源:電影《それでもボクはやってない》(儘管如此我沒做過)劇照

延伸閱讀:日本痴漢奇遇記 | 伊豆海灘遇怪男 公然自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