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嬸,請問你參加哪一個年份的時空旅行團?」
「1990年。」

回到1990 沒有沙士的時候

雖然被喊大嬸,但我也沒半點反駁,因為在別人眼中,我是個名副其實的大嬸吧?!

仍會叫我 baby 或美女的,大概只有他而已……

我丈夫在 2003 年因患上沙士去世。那年,每天打開電視新聞,看到的是有多少人被感染、有多少人因此去世、有多少醫護人員堅守戰場上……

那時候整個香港都像世界末日一樣,正確來說,是我的末日……因為丈夫感染上了。

那時候每天的生活,就是下班後前往醫院,穿著厚厚的保護衣探望丈夫。

看著日漸消瘦的他仍努力擠出笑容,我也要死命堅忍下來。每晚我都在想,醫學昌明,總會有解決辦法的。

前提是,他必須能撐到這一日……

他是個很顧家庭的男人。我們在 1990 年結婚,他說要儲錢在 1997 年前移民到外國,那年代的香港人,把 1997 年回歸中國,看成是世界末日,有錢的火速逃離,沒錢的想辦法離開……

不夠錢移民 「沙士風暴」捲走美夢

結果,我們沒能儲到足夠的錢移民,只好留在香港繼續拼命,過些好生活,他說偶爾去去旅行也不錯吧,用不著移民。

然而,仍未有閒暇的錢去旅行,他卻被一場「沙士風暴」帶走了……

直至現在,時光旅行都發明出來了,沙士仍未有真正的解藥。然而,因為預防措施做足,再沒有爆發過嚴重的疫症,大家都漸漸遺忘了那段人心惶惶的日子。

我想回到1990年我與他結婚那年,雖有規定不能改變歷史,因為時光旅行只是看到「過去的影像」,而不是真正的回到過去。

「提一提醒大家,在旅程期間,千萬不能觸碰任何的人和物件,不然你們的影像便會出現在他們面前,那就是俗稱的『靈異事件』喔!」

其中一個觀光地點,是在九龍城的舊樓天台看飛機降落。我們結婚後一直住在九龍城,每次有飛機降落,那引擎聲便吵得無法入睡。

回到老地方 等待「想見的笑臉」

但當時我們很窮,更吵也得習慣,有時晚飯後還會跟他在天台上,看著飛機升降,他每次都會提起移民的事。

「導遊小姐……不好意思,我想待在這裡久一點……」當一團人離開時,我向導遊提出。

「甚麼?你也要脫隊離開嗎?」導遊皺眉。
「放心,我不會亂走,只會待在這裡。」我。

「唉~隨便你吧!你們這團人真奇怪,剛才那男生*說想看大牌檔,你又留在天台裡。」

(註*:第一集的主角阿康

導遊抱怨著離開,我在天台邊緣坐下,俯瞰著熙來攘往的街道,大家都為了各自的夢想而活,沒人知道未來會遇到甚麼事,但唯一的方法只能拼命。

深藍的夜幕低垂,商店和招牌的燈全都亮起,比夜空的星星更亮。我看一看手錶,差不多是這個時候了……

果然,天台上的門打開了。一男一女步出,坐在天台的邊緣。

男的看著天空,說了很多他將來的夢想。

女的一直點頭,眼中只凝望著他。

我看著看著,眼淚禁不住留下來,我馬上捂住嘴巴,想離開天台,不慎踏到擺放在天台的花盆,發出聲響。

男的走過來察看碎掉的花盆,而他站著的位置就在我的眼前只有一步之距。

「這些年,我活得很好,你不用擔心我……」這麼多年來,我心底裡藏著千言萬語,但這是我最想跟他說的話。

男人左顧右盼,沒有回應。

「有老鼠嗎?」女生說。
「應該是,我好像聽到奇怪的聲音,我們還是回去好了~」男人說,女生點點頭。

兩人的身影消失在天台上,我沒有追趕上去。此時,導遊小姐出現了。

不受時間規限的愛情

「哎~你還在這裡嗎?大家都在等你回去,已經超時了。」導遊很不禮貌地說。

「好、好……對不起。」

我跟隨導遊回到時光機,旁邊坐著一個年輕人,他雙眼泛紅,大概是剛哭過吧?他看看我,表情有點不知所措,因為我哭得像豬頭一樣。

「大嬸,你來探親人嗎?」少年問。
「嗯,我來探我的丈夫……」我。
「你們結婚多少年呀?你還愛著他嗎?」少年。
「嗯,很愛。」我。
「但愛情總會被時間沖淡吧……」
「不會的,愛情是最不受時間規限的東西。」
「難道你們有甚麼難忘的經歷?」

少年這麼一問,我腦海立刻浮現出與丈夫的種種回憶。

「會被時間沖走,是因為你沒有認真去愛。當你認真去愛一個人,你會因為他的存在而感到幸福。」

「是嗎?」少年不置與否,把我看成是老土的大嬸吧?!他沒再答話,觀看著窗外化成線狀的景象。

時光機輕微晃動,我閉上眼睛,靜靜地回憶著剛才的畫面。

(完)

重溫上集:狂想系列 | 我坐上時光機找年輕的父母,不讓他們離婚 | 藍橘子

延伸閱讀:狂想系列 | 2047年,全香港變成一個大商場 | 藍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