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曾經發生一宗轟動的劫機事件「全日空61號班機劫機事件」,是日本自1970年後,首次有機長被殺的劫機事件。兇徒曾去信機管局指出其保安漏洞,但並沒有得到重視和作出相應對策,而兇徒就利用此漏洞「實踐」劫機。雖然兇徒成功被制服,飛機順利降落,不過機長卻為了保住全機人的安危而犧牲了自己。

延伸閱讀:東電OL事件 | 受害人白天是高級主管、晚上是性工作者 無辜鄰居被抓慘坐15年冤獄

撰文:VM|圖片來源:相關機構

全日空61號班機劫機事件:首次有機長被殺的劫機事件

1997年7月23日,一架載著503名乘客和14名機組人員的全日空61號國內線班機,在羽田機場出發前往新千歲機場。在起飛不久後,就有一名叫作西澤裕司的男子從座位上起來,然後拿出菜刀挾持空中服務員,並要求前往駕駛艙。

由於1970年代有很多政治性的劫機事件發生,故此很多航空公司都會以「順從劫機犯」為最高原則,以作為處理劫機時間的流程。為了保障客人的安全,機長決定順從犯人要求讓他進入駕駛艙,同時機長也迅速地向地勤通報劫機事件。

西澤進入駕駛艙後,便要求機長將飛機駛去橫須賀,51歲的機長長島直之依照西澤的要求掉頭,很快飛到橫須賀上空,西澤突然又命令機長,要他將飛機飛到伊豆大島。

航班最終降落羽田機場(圖片來源:nikkei)
航班最終降落在羽田機場。(圖片來源:nikkei)

犯人突然要求親自駕駛 機長為保住全機人性命犧牲

在「不刺激犯人」的原則之下,副機長因曾經跟西澤口角,導致機長勸退他離開駕駛艙。結果只有機長一人留守在駕駛艙內面對犯人,一邊安撫犯人並且滿足他奇怪的要求。

為了不讓劫機者奪取操控桿,機長就趁對方不為意時,偷偷設定了自動駕駛航線,並將橫田基地設定為目的地。突然,西澤要求機長讓出飛機控制權,也就是要求自己親自駕駛這架載有500多人的客機。

以客人安全至上的機長面對如此無理的要求時,當然不會接受,便低調地婉拒對方,但還是刺激到西澤,於是西澤便用手上的武器刺向機長,並坐上了駕駛座握住了操控桿。

示意圖(圖片來源:excite.co.jp)
示意圖。(圖片來源:excite.co.jp)

 

飛機低飛清楚看到大廈和馬路 英勇職員破門制服犯人

被挾持的61號班機飛行高度愈來愈低,從窗外可以清楚看到外面的大廈和道路。這時有一男一女慢慢走近駕駛艙門,是一位資深的機長山內和資深女性飛行服務員,他們是乘坐便機前往新千歲機場,在機上察覺到有異樣,決定上前探個究竟。

山內機長和副駕駛都覺得有危險,而且也聯絡不了機長,於是決定打破「以機長指示為最優先」的大原則,一腳把機艙門踢開,然後一起衝向失去理智的劫機犯。

在下一瞬間,傳來巨大的引擎聲響,千鈞一髮之際,將幾乎撞地的客機以大角度拉起機頭,高速升回空中。西澤也在一片打鬥之中被機組人員和乘客制服,然後以領帶和腰帶緊緊地綑綁起來。不久後,61號班機降落於出發地羽田機場,而西澤也被轉交警方。

資深機長和空姐示意圖(圖片來源:《特務搞飛機》劇照)
資深機長和空姐示意圖。(圖片來源:《特務搞飛機》劇照)

犯案前曾寄信往機管局指出保安漏洞 與其犯案行徑一致

其實作為航空迷的西澤曾經去信機管局,指出機場的保安漏洞,可惜,當局並沒有重視並作出任何對策,而這次的劫機就完美利用當時指出的機場保安漏洞作案,西澤的計劃得以成功。

西澤先購買兩張不同的機票,一張從羽田飛往伊丹,而另一張就是羽田飛往新千歲。他先將裝有菜刀的行李託運,乘搭從羽田機場飛往伊丹機場的航班。到達當地後,就取回行李,然後再次託運行李和乘坐班次返回羽田機場。

當回到羽田機場後,他走到行李領取區拿回帶有菜刀的行李,走到行李領取區旁的職員通道。由於職員通道並沒有任何監控措施,故此,西澤就能輕鬆帶著兇器穿過職員通道走進候機室,最後使用預先買好的機票上機。

日本機場在案發後加強安檢措施(圖片來源:japan.people)
日本機場在案發後加強安檢措施。(圖片來源:japan.people)

劫機只為了過癮 殺死機長只為讓對方解脫

西澤被捕後被控告劫機、殺人、違反槍械刀具法等多項罪名,最後被判以無期徒刑。他在庭上的作供引起大眾討論,他表示劫機只為了過癮,想嘗試在開飛機在空中翻筋斗然後翻擺,並且想鑽過橫濱彩虹大橋。

至於為何要殺死機長,是因為對方不聽話,一氣之下就拿刀刺他。其後又説因為曾問機長累不累,得到的答覆是「很累」,故此為了讓對方解脫才殺死對方。雖然西澤被判定患有憂鬱症,但也不足以影響他的刑事判斷能力,故此餘生也只能蹲在監獄中度過。

示意圖(圖片來源:《特務搞飛機》劇照)
示意圖。(圖片來源:《特務搞飛機》劇照)

 

多次機會可阻止意外發生 揭機場保安漏洞

在劫機事件發生前一天,西澤曾知會雙親,自己要獨自前往北海道旅行,不過他的父母早已在他的行李中找到兩張機票和菜刀,加上兒子患有憂鬱症和隱青症狀,擔心他要去自殺,便將他的行李收起來。但發現行李消失的西澤,跟父母大吵一場後,就強行奪走行李和機票離開。

在購買機票的時候,西澤並沒有以真名購買,反而是用高橋克也(全國通緝的通緝犯)和職業棒球選手廣島東洋鯉魚隊當時的投手佐々岡真司的名義購買,抱有懷疑的職員只是致電廣島東洋鯉魚隊辦公室,就不了了之,結果也沒有阻止犯人上機。

早在發生劫機事件前,西澤也曾向機場投書,提及關於機場保安漏洞問題。當時羽田機場管理單位與航空相關部門確實有因此開會討論保安漏洞問題,卻沒有提出實質的改善方案,最後只在職員通道上放上一個「禁止進入」的告示牌便草草了事,結果就讓西澤的劫機大計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