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人都趁長假期去到郊外行山甚至露營,「自己垃圾自己帶走」、「Leave No Trace」向來是行山郊遊的基本禮儀共識,但聖誕過後,有本地行山人士 Celia Fung 行經大帽山時,就在山頂位置發現一個滿載垃圾和物資的帳篷,入面有超過十公斤垃圾,及大量可重用的露營物品,卻在無人看管情況下被遺棄在路旁,她與友人合力把垃圾帶著到垃圾桶處理,及後表示嬲到瞓唔著,深夜在facebook發文呼籲:「我嚴重警告所有唔識回收同處理自己垃圾嘅人咪_ 再行山露營扮親親大自然!

片段及文字授權: [email protected] Fung

Celia今早再向 GOtrip 編輯透露,垃圾帳篷是在27/12中午12:00左右見到,位置在大帽山近山頂地方,該地區絕對不是正規營地,相信是市民見有空間就亂起的。而為了把這袋重十多公斤的垃圾搬到垃圾桶,她們行了約3-4km(約20多分鐘路程),事後實在忍無可忍,便拍片及在 facebook 發文,全文如下:

「我嚴重警告所有唔識回收同處理自己垃圾嘅人咪撚再行山露營扮親親大自然」

為免標題唔夠清楚 我要再重申一次: 「我嚴重警告所有唔識回收同處理自己垃圾嘅人咪撚再行山露營扮親親大自然」。

作為一個鍾意行山嘅人, 每次喺山度見到垃圾 都無明火起, 行兩步地下又有膠樽, 行多兩步又有食物包裝, 影張相又有張紙巾喺地。

為咗安慰自己,香港人唔係咁冇質素 ,亦都相信行山人士多數都係珍惜香港大自然, 我就當嗰啲紙巾食物包裝,只係個行山人士喺個袋度攞嘢嘅時候唔小心跌出嚟, 絕對絕對絕對唔係有心嘅。

但係 今日呢單嘢 真係觸及咗我條底線。

做乜撚嘢喺大帽山山頭會有一個爛咗嘅營,仲要裝滿咗垃圾喺裡面?

初頭同友人經過見到一堆白色嘢喺側邊, 都未有為意佢係咩嚟, 驟眼睇見到有啲食物包裝, 仲立心不良諗住係咪可以喺人哋個營度偷兩包薯片食。

但係周圍都冇人, 而佢放嘅位置又實在太古怪, 再望多兩望打開嚟睇……

屌!垃圾!全部都係垃圾!

2人合力清理垃圾帳篷,慘遭白眼成代罪羔羊

唔係, 我收番 係撇除仲用得嘅地墊鉸剪匙營燈及 可以回收嘅水樽鋁罐……等等, 剩低嗰兩成嘅紙巾廚餘先係垃圾。

第一反應係呆左 ,第二反應係爆嬲加用從未試過咁流利嘅粗口破口大罵鬧到對面獅子山都聽到, 第三反應係喺度諗究竟點樣處理呢堆嘢好?

同友人兩個實在唔想見到堆垃圾放喺路邊 ,唯一嘅辦法就係 夾手夾腳由山頭攞番落去有垃圾桶同垃圾車到達到嘅地方處理咗佢。

但係 我真係唔係好明個物主點樣可以用到呢個營周圍都係窿, 我哋一路行 ,啲垃圾就一路跌, 跌完支營棍又到把鉸剪, 惟有一路行一路執。

行落山嘅沿途仲要不斷受盡白眼,被人覺得啲垃圾好似係我哋兩個製造咁,無辜地變咗做代罪羔羊。

結果 我哋兩個人用咗廿幾分鐘,先將呢堆足足重超過十公斤嘅垃圾由山頭送到落個垃圾桶度。

由於唔忍心見到啲膠樽鋁罐都被人掉走埋, 喺冇手套嘅情況底下,只可以略略將見到嘅回收物放番喺個回收桶度。

帳篷內拾獲會員卡,山友怒斥:「唔識帶走垃圾唔好再嚟郊外啦!」

點知 摷摷下 被我哋喺堆垃圾發現咗張會員證寫住「L Wan」,既然係咁, 我就趁呢個機會同呢位「L Wan」先生/小姐說說我嘅心底話。

「你好, 我同友人今日喺山頭發現咗一堆重成超過十公斤嘅垃圾 被人棄置咗喺大帽山山頭。

如果呢堆垃圾你冇份製造, 只係被人插贓嫁禍 又或者 你有份製造 ,但只係暫時放低 而比我哋遲咗一步帶走做回收分類同處理, 咁 請你原諒我哋誤會咗你。

但係,如果堆垃圾你有份,而你又特登將佢留低喺大帽山山頭, 覺得呢件事完全冇問題, 亦唔會作出任何改善,

咁我懇請你以後唔撚好再踏入郊野公園任何一步。

我相信任何一個有良知有公德心嘅人,都唔會狠心將一堆咁重嘅垃圾放喺山邊。

閣下係咪諗住山頭會好似旺角街頭,隨時有無所不在嘅清潔工幫你執手尾清走垃圾?

試問閣下知唔知一個清潔工要將咁多人掉嘅垃圾攞落山,係一件幾咁辛苦嘅事! 如果個清潔工係你阿爸阿媽老婆老公男女朋友仔女甚至乎係你自己,你會唔會都咁樣毫不留情掉喺山頭?

定係你對垃圾同回收桶有認知障礙, 唔知垃圾同回收物應該放喺邊?容許我建議你先喺屋企慢慢學下點樣用垃圾桶同回收桶, 再踏足街頭同山頭, 再者 我相信你喺屋企都唔會隨手將垃圾掉落地塞入衣櫃掃落床底, 因乜解究去到街頭或者郊野公園,閣下就會變得毫無自制能力?

如果你未生小朋友, 我真係恭喜你, 唔會再有一個心智未成熟嘅小朋友被你作出極度錯誤嘅身教; 而若果你有仔女下一代或下下一代 ,我會勸喻你唔好帶佢哋上山頭, 當佢哋以為喺山度亂咁掉垃圾才是正常事, 我相信「垃圾山」嘅出現都不遠矣!

好多人上山頭 係因為厭倦咗喺市區見到嘅各種生活病態、 形形色色嘅商場, 認為喺野外可以搵到令佢哋喘息嘅空間。

但係好多人將係城市嘅生活習慣帶到去郊區, 結果 喺市區經常見到嘅問題 已經逐步逐步喺郊區浮現, 再係咁, 郊野公園變成另一個堆填區 都應該指日可待。

最後, 其實我喺市區度執垃圾做回收,真心做到有啲攰, 先希望可以喺假日到郊區避下世, 你哋係咪咁都唔可以放過我, 你班仆街畀我唞下得唔得?」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