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東京除了購物,你還有更好的選擇,到 機器人 餐廳看場精彩表演吧!


不是,他真的不是成人表演,要相信名為變態的紳士所說的話啊~(空谷回音)「ロボット.ロボット. レストラン~ ロボット.ロボット. レストラン~ (ro-bo-to, ro-bo-to, restaurant…)」在穿越了歌舞伎町種種絢爛招牌、花街柳巷的招客牛郎和我絕對沒有多看一眼的女僕後,本叔終於抵達這回體驗行程的第一個灘頭堡:新宿 機器人 餐廳!說到企業品牌主題歌,日本人真的很會,全日無休的洗腦招牌歌連播,從藥妝店紀念品店到餐廳,經常是略帶稚氣的女聲朝氣地唱著,我也就那樣哼著,哼著哼著就老了;直至今日那些旋律縈耳,久久不去啊!

一般而言,自己頗少會起心動念購票入場這款光芒四射的愛的魔幻表演。此次體驗感謝KLOOK客路的贊助,讓我有此機會,找回心中埋葬已久的青春期,在眾多聲光效果機器人大戰中再年輕、再中二一次。

跟著一眾外國人穿過狹窄但金光閃閃的驗票通道,排隊搭上了塞三五大塊頭老外就好擁擠的電梯,同梯的大夥彼此自介一下,除我之外,全是美國人。出了電梯,更加金碧輝煌的宮殿,更多的外國人在迎接著我!鑲金穿綠、虹彩閃爍的廳堂,配上打扮極其浮誇的live band(應該是真人吧?)載歌載舞,一切就像……石油暴發戶的華麗皇宮佐帕青哥賭場的俗艷裝飾,隱隱有種不合時宜的哀淒感,霓虹更閃得我雙眼酸痛,眼球醞釀著業力引爆,青光眼要發作啦!本以為這裡就是待會表演的場所,殊不知這裡僅是等候大廳而已。

開演十分鐘前,大家魚貫下樓,再度穿越各式日本圖騰塗鴉的樓梯間,抵達地下的漆黑密室。

我將自己的啤酒肚塞入非常日式的擁擠座位,並且馬上再點一瓶啤酒後,主持人開始發放螢光棒炒熱氣氛,現場老外們非常配合的揮著手,「Oh yeah~Woo hoo~」很high地鬼吼鬼叫,然後很high地打翻鄰座的啤酒(未成年請勿飲酒)。

一陣喧鬧,節目開始了!一共有四段秀,一開始的鑼鼓震天,到中段的妖精打架(誤)、機器人保衛地球之戰,到最後歌舞秀大亂鬥,CG動畫鐳射炫光辣妹機器怪獸鋼鐵擂台一應俱全,全部表演節目一概用很難懂的日式英文串場,令人雖然不懂劇情仍舊看得目不暇給。機械電子花車式地繞行中央舞台,令我一直提心吊膽,想著它們會否像血滴子一般削了首排觀眾的頭蓋骨(真的非常近啊)。我座旁兩位老美大學生看得超入迷,一直舉著啤酒瓶高喊「boo~~」,本叔差點以為是沒水準噓聲,但仔細聽來原來是在喊「boobs~~」。

好吧!其實這樣的表演對自己而言,也許是一生一次的經驗吧!仍然十分推薦喜愛聲光效果,對機械有滿腔熱血的你們前來一遊,真心不騙。選擇本項體驗作為我抵達東京的第一個體驗,本是想給自己醒醒腦(坐紅眼班機後二十多小時沒睡),結果只是證明自己多麽糙老。至此我想起《愛情不用翻譯》裡的比爾墨瑞,周遭如何燈紅酒綠,他就如何失落孤寂。人生就是如此,年輕時以為自己能成另一個比爾蓋茲,長大後卻成另一個戲裡的比爾墨瑞;年輕時享受美酒音樂、七彩炫光,年過三十,只想著等會中場休息哪裡有廁所可以上。

來賓點播……啊,我竟連〈轉吧,七彩霓虹燈!〉的歌詞都忘了啊!

算了,那就以Phoenix樂團的〈Too Young〉,出現在電影中比爾跟史嘉蕾隔著人群共舞的那段音樂,結束這一回合吧!

「Can’t you hear it calling oh yeah

Everybody’s dancin’ oh yeah

Tonight everything is over

I feel too young…」

你沒聽到他的召喚嗎?

每個人都開心地舞著,

今晚所有事物都將終結,

而我感到多麽年輕啊……

機器人餐廳體驗>>>>立即預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