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只有人生迷失的時期,才會特別想多做一些輕狂的事。 
所以5年前第一次背包流浪走到日本中部,穿過了唯美的白川鄉後,很想挑戰自己,於是即使預報說當晚天氣不會太好,也硬要走上接近三千米高…正在下大雪的立山黑部室堂。 就是相信當晚深夜天色一定會轉好,覺得晚上山上應該可以看到很美的星空,於是賭博了這一場,晚上前在沿路上的立山山腰堤壩首先看到很美的彩虹,之後一層一層登到山上,的確到晚間的天氣已經變壞…濃霧把整個山頂都蓋著,山上開始下大雪,當晚住在山頂上的山莊旅店,當晚山上溫度是接近零下十度, 一直在室內的暖爐取暖,但一直不讓自己睡,因為要等到深夜看會否有星空,結果午夜天空真的開始清晰起來,看到很明亮的星空(可惜當時技術還很差,照片拍得不好)但心裡已經很滿足亦覺得堅持很值得。

到了隔天清晨,最輕狂的事…就是完全沒有什麼預寒衣物,更沒有走山路的工具,就繞著剛下完大雪的雪山走了大半天…路上都出現了不少危險…積雪滿深,路上很多不能預計的“陷阱“,多次半隻腳都插進了雪裡,更見到原來自己站立的位置就在一群樹頂上…於是馬上退回有腳印的區域裡,一直路上就用相機腳架當成行山拐杖。
這次經驗令自己更愛挑戰大自然(也學會注意安全)更已經不怕黑暗,鬼,和寒冷,因為已經試過零下十度的情況在黑夜中的雪地上拍星空,真的很想念~當時那片刻的寧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