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薯伯伯

謝安琪最新歌曲《山林道》的MV裡,穿插了9位有故事的香港人,我有幸被邀作其中一位被訪者。

拍攝隊伍說希望可以找到一些城市山景,我想也不想,就立即提議前往香港島的金督馳馬徑的寶馬山段。

金督馳馬徑全長不過9公里,從黃泥涌峽,經渣甸山、畢拉山到寶馬山,沿途往前,終點是柏架山。我一般只走中段,先由北角地鐵站出發,往書局街旁的長樓梯直上,經寶馬山消防局旁的梯級,沿賽西湖公園,從漫翠小園的入口進入金督馳馬徑,經過石級及泥路,到達觀景台,再落斜坡走到鰂魚涌地鐵站結束,全程約45分鐘。若然時間較多,或想消耗更多體力,也可經小馬橋,一直走至赤柱峽道或是太平山頂,路段由3至7小時,任君選擇。

我現在家住北角,有家門口急步跑到山徑入口,只需12分鐘,晨早起床,或晚飯過後,若然想親親大自然,最適合走這段路。我喜歡其設計,先是陡斜梯級,繼是平路,再上梯級,又走平路,如此重複數次,心跳時快時緩,變相因為天然環境,形成了HIIT(High Intensity Interval Training,高強度間隔訓練)。這種高低相間的鍛練,對心肺功能及大家都好期待的脂肪燃燒,效果特別明顯。
早前有五名泰國朋友來港旅遊,說想看看香港夜色,我覺得帶他們上太平山頂稍嫌閹悶,就建議走這段山徑。上到觀景台時,眾人無不讚歎不已。夜色雖不及太平山頂壯麗,但此處全無遊客,連本地人也不多,始終有一份不算太隱世的隱世之美。

泰國朋友Witoon說:「我們在曼谷,坐車起碼兩三小時才能到達山林,想不到香港的郊野公園,就在城市旁邊。」

以前我在泰國生活過,對飲食及語言等無不適應,只有一點不習慣,就是沒有方便就腳的短途行山路線。像在澳洲悉尼,綠化做得可能比香港更好,但你不可能吃完晚飯即興上山健行;在西藏拉薩最不缺乏的當然是高山,但除了重要節日(例如藏曆六月四的楚巴次希),很少會隨意在晚間上山。

香港的山也許不夠西藏群山那麼險峻,但正是那種不高不矮的海拔,卻最宜親近。有誰想到,從北角的繁華鬧市,一下就能進入安寧的寶馬山,若然時間充足,還可以走至畢拿山頂,再到大潭水塘觀賞微妙星空。這段路在每年春夏交替之時,還居然可以看到螢火蟲。似乎香港每一區的不遠處,都有一堆郊區等著你,縱然家住油尖旺,到黃大仙再上獅子山,也不算遠。
看過外邊世界,才知道都市中能保留如斯仙氣,實在奇妙。現今邪道外魔詭計多端,總愛打郊野公園的壞主意,大家必須警惕這些人。正如里安納度狄卡比奧所言,他沒有把做奧斯卡影帝的那一夜視為理所當然,我們也不要把香港獨有的生態世界視作理所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