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日本回香港的時候,已有編輯前輩朋友叫我入行,想我寫旅遊稿件。她說:「那時候,真的會日語的日本達人根本不多。」

下?是嗎?

最近,又有機會跟編輯前輩朋友請益小酌。他如是說。

去外地旅遊 只為滿足對異地的想像?

「你聽,那些老前輩的日語的口音,都沒有你那麼好,你就知道啦。很多日本達人都是靠努力的去猜度資訊,再寫稿子的。以前沒有網路,當然沒有太多人質疑他們的資訊好抑或不好。然後大家跟著去,就算中伏了,都不會出聲。」編輯前輩朋友說:「難得去日本,當然什麼事都新鮮,什麼東西就算不好吃,都只會懷疑只是因為自己吃不慣,不會覺得介紹的人不好的。」

但是,現在世道不同了。「現在的人,去日本好像去銅鑼灣一樣,又天天看 blog 看日本集合(多謝!),好像大家都要找『獨特』的東西。」編輯朋友說:「其實真的去日本吃飯生活的人不多,而大家都只是希望得到一種『去日本的想像』,如吃魚生,壽司,洗溫泉等等的東西。又或是,如果你所在的媒體夠大,夠有名,大家看你去那兒,就會去那兒。比方說,鐮倉看大佛,其實日本人自己都很少會去,但電視節目介紹過了,老人家看完電視就想做電視中的人,於是又會去了。你也清楚,由東京去鐮倉一來一回,也要四小時……」

對,有點不划算。

相機食先文化 惹來遊客攻陷景點

「如果是很悠閒的旅行是可以的。但香港人怎會給自己悠閒的機會?」編輯朋友說:「現在的人,有點不同了。他們要的,是可以在面書呃like的經驗。」所以,有很多餐廳都在打這路線。台灣有些餐廳,東西是不甚了了的。但拍起照來感覺不錯,而且大家都在去,於是大家都去了。還有那些在香港開的「主題飲茶」店,明明是吃人工色素,但大家都會去,因為女生很愛跟這些食物一起拍照,然後放到網路。

「所以日本也是一樣。現在最好的賣點,就是一些大家都沒有看過,日本人都喜歡,真的好吃,而拍起照來感覺很爆的照片。」編輯朋友說:「就像你介紹那家魚生飯店一樣。」

a-e1419861829266

我知道。那飯店其實都有點貴,但質素真的不錯,而且拍起照來,很好看。滿滿是魚生和海膽的。

「上次我再去那店的時候,店家都是說廣東話的。而我的小姪兒,都說他的同事(空中小姐,少爺們)都一定要去吃一次。而他去的時候,也看見一些一個人的港女,只是把魚生吃掉,就沒有再吃飯。」編輯朋友說:「這些,都是因為你吧?」

不可以這麼說,如果大家不去,不放到網路,大家也不知道這家店吧?

香港讀者需要的 從來不是真正的「唯一」

 

「但香港人就是這樣。一方面想吃好西,一方面又要吃好西的時候最好朋友不知道。但你真的介紹朋友不知道的,如日本秋葉原那些正宗得很的印度咖哩店,或是你帶我們去的秘魯菜,他們又不會去。」

編輯朋友說:「因為,香港讀者要的,其實不是真的『唯一』,而是有大眾認同,未變成『大家喜愛』的那個唯一。記著,是『未變成』,而不是『不會變成』。有很多真的『唯一』是不會變成大眾喜愛的。正如,大家看AKB,其實大家都只是想做『我有份令她變成大眾喜愛』的一員,大家都愛消費那過程。『你有去過那魚生飯店嗎?我有去過,兩三個月前已經去過了,健吾介紹之前我就有聽過(當然他們根本沒有聽過),之後我再去已很多廣東話了,現在我都不去了,現在健吾又介紹那一家了……』香港的觀眾、讀者,也是這樣子。」

也很合理的。因為,大家都累,錢不易掙,要在最短時間,覺得自己花的錢是最值得的,都是很合理的想法。

圖片來源:www.japan-guide.com

圖片來源:www.japan-guide.com

享受食物 還是享受快人一步的消費優越感?

「只是,真的好吃的店,變得很多廣東話,大家去的時候就會覺得不值得嗎?」編輯朋友問:「像魚生飯屋,或心燒食堂那老闆介紹你去的那家燒鳥店,真的是很好吃的店呀。會因為多了廣東話,所以食物質素就有改變嗎?」

不會的。但消費的感覺改變了。

「所以,現在做旅遊資訊,是真的要用心做才成。不能像以前的專欄作家,連博多天神那家劈場的拉麵都當珍品寫出來。真的好吃的東西,要夠特別之餘,要賣相好看,要少人知道,而且還要配合香港人對『日本』的想像,不容易的。」編輯前輩朋友說。

不是啊,我還是找到很多家。只要好吃,我吃厭了,再告訴大家就好。哈哈哈哈。

延伸閱讀

中國人攻陷日本愛情酒店

強國人唔敢失禮的賞櫻秘點

健吾大數港台遊客惡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