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集: 義教柬埔寨。小孩給我上的一堂課
/article/index.php?id=31535

下集: 義教柬埔寨 – 旅行需要接納,才能擴闊眼界

Life Traveler [生命就是一趟旅行]
筆者: https://www.facebook.com/a.life.traveler
==============================
今年一月,我過得很充實。

打算擴大自己一個人旅行的尺度,不再流連於吃喝玩樂的旅遊模式,想把享樂的心情轉換成一趟充滿意義得著的旅程,所以決心挑戰落後國家柬埔寨,當義工兩個星期。從計劃到出發,難免憂心忡忡。一個女孩子上路總有機會遇著危險、擔心遭遇意外、擔心感染疾病、擔心義務工作的真實與幻想落差太大… 種種擔憂,總好不過一下衝動性的驅使。當你認為自己爛命一條,就會有豁出去的勇氣,去就去。

當義教的學校是在暹粒的偏僻小鎮,我們居住在鄉郊小屋。別以為電力熱水也是必然的事。電力微弱,街道昏暗,由於供電不穩,也有停電的時候。浴室方面,其實只是一個長滿青苔的大井,注滿水後就可以直接用水瓢盛水洗澡,很基本很原始,也不時見到蚊蟲在水面上滋生。浴室間沒有窗,牆上只有一個大孔,任蟲蟲隨意進來,也不時有一隻手掌大的蜘蛛陪伴左右。每晚,我就是這樣子洗冷水澡,洗完澡也有一股異味。某天洗澡後,由於不是十分明顯,沒有發現地上多了幾堆棕色的泥漿物,於是我不小心以赤裸裸的雙腳踏在那東西上,是一堆雞群們的新鮮便便。

偏遠的暹粒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農地,所以也得要習慣與蟲蟲共寢的生活。蟋蟀、蚊、螞蟻、蒼蠅,甚至青蛙,也會進來房裡。某天中午時間,驚覺無數小螞蟻在我枕頭邊爬行,才知道有隻蟋蟀死於我的枕邊,迫於無奈也要打掃清理。

沿著農田草原穿梭,才到達學校。間中會見到不少村民屠宰雞隻,即使禽流感亦曾侵襲過柬埔寨,但大家仍然是大無畏的模樣。而小孩子很喜歡隨地撒尿不用洗手,但他們的可愛微笑令人難以抗拒,你還是想和他們來個熱情擁抱。

過了近兩個星期的簡樸日子,令我領悟良多。在自己的家裡,我們都是嬌生慣養的孩子,令我們漸漸認為「乾淨」這個概念是理所當然,眼裡容不下一隻蒼蠅。然而,在柬埔寨的生活,我要把這種心態拋開。我們的早午晚餐都和蒼蠅蟋蟀為友,牠們留下足跡的食物,我們都會大無畏地吃下肚,否則你只有捱餓。一大盤的白飯,不時也夾雜了小螞蟻,我也是吃了四五日才知道,但一點病痛也沒有。其他不同國家的義工,也顯得非常隨意。對於這種和大自然共存的生活,他們狀甚享受,從不埋怨。這種精神,教我佩服。

反省一下我們的周圍,長大於像溫室環境般備受護蔭的我們,或是見到蟲蟲就極度討厭又尖叫的成年人,又或者對骯髒不衛生極度反感的大家,原來過度的幸福,寵壞了我們。在柬埔寨的日子,再一次擴大了我對世界的包容度,不會因為多餘的擔心而放棄了和人接觸的機會,不會為了無謂的心理障礙而放棄了出國的決定。旅行,被大多數人定義為邊享受邊看世界。到日本,要住得好吃得更好。到台灣,要買最經典的手信。於旅行愛好者的眼中,享受卻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可變因素。衣、食、住、行,一切從簡。普羅大眾會很羨慕某人FACEBOOK 上的旅遊照片,靚人靚景。但在我們的旅行模式裡,絕大部份時間都沒有靚人這回事。「怎麼會帶化妝品攜一襲連身裙到柬埔寨當義工呢?」某程度上,旅行與工作相似,肯捱才有收獲。接納,才能擴闊眼界。如果當天我害怕生病,如果當時我覺得小孩子都很不衛生,如果當天我覺得吃下螞蟻是糟糕不過的事,今天我就只會帶著一副差到極點的心情回來,討厭上一個這麼美麗的地方。

因此,你不用羨慕別人到尼泊爾、非洲、印度等地四處探險闖蕩。只要你有勇氣,有包容一切的心,有願意放棄既有溫室環境的生活態度,就可以發掘你那獨特的異國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