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不過高溫,終於來了這個炎夏的第一個下水禮, 在直線都游唔到的泳池,擔心著小孩或大叔的小便時,忽然回想起對上一次游水的時光,想起那的水和魚,當堂灰咗。

難怪人們常說,出走不難,面對出走回來後的平淡,才是學問。心情,大抵就像荷里活電影那些終於從戰場回來的老兵,永遠都忘不了戰場上那關乎生死的刺激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