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古巴
有朋友說我在古巴這種國家,網絡如此封閉,為甚麼能經常上網。其實是咁的,我去到一間高級酒店游水(入場費24港幣),他們居然有古巴國營電訊的wifi,我就上一上。

不過我上網,只是發一下照片,查查電郵。不要怪我上網密,近來在古巴,已經是我自上網以來,上網時數最少的三個星期。

PAZU,古巴
這是我在古巴最喜愛的咖啡館,牆身掛有打字機,書架放滿舊相機,咖啡桌是老衣車。其中一個座位是半輛車改裝,我坐的則是浴缸。全店只掛有三人的照片海報:哲古華拉、李小龍、愛因斯坦。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是,以古巴標準來說,這裡的咖啡也做得真心不錯。
為甚麼要說是「以古巴的標準來說」呢?因為古巴人雖然很自豪地說自己的咖啡如何出色,但是呢,我試了很多家,普遍都是淡而無味,咖啡沒咖啡香,像苦水一樣。我通常喝的,是黑齋啡。

不要問我為甚麼中英文的文字描述不同,我只是想保持古巴友人的尊嚴。照片中人:古巴的Yanisley、Ariel及墨西哥Federicos。

PAZU,古巴
這樣就30天,古巴之旅過得好快,看了很多,又好像很多東西都來不及看。到來前,不甚了解古島;到來後,更覺這個國家離奇。
不過呢,是時候跟古巴說再見。
四月底,小弟在香港會有古巴旅遊分享會,之後也有相關遊記在《新假期》出版,敬請留意。

PAZU,古巴

下一站是加拿大。
從流汗流到癲的古巴,很快就要到凍都凍到癲的多倫多,但我收到這張照片,知道有人在那邊廂 準備了很多東西,窩心地迎接我。多謝Riga!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