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鴨綠江去朝鮮海關、再到鴨綠江旅社用膳,全都乘坐旅遊巴士來往,不讓遊客在市面上自由走動,像隔離病人。火車站人頭湧湧,我們走特別通道插隊,但等車等足兩小時,期間被「軟禁」在候車室。想往外走,導遊說︰「不要隨便亂跑。」語氣還算溫和。

候車室90多平方米大,單調白色的牆上掛著金日成、金正日兩父子肖像,場內只有我們一團外國人。我假裝上廁所,經過樓梯旁,窺見月台上站滿搬貨的人,黑壓壓一團,衣服灰沉,臉色也缺少紅潤光澤。朝鮮 , PAZU , 北韓 , 平義 , 火車

列車於下午2時出發,沿平義線行走,全長225公里,時速只有40,火車平行修建了一條毛土鋪成的公路,無論是私家車或大貨車,速度都比我們快。

一名朝鮮人拿著已劃位的車票在我們面前出現,似乎是我們佔了他的座位,正想讓座,導遊揮一揮手,純熟地帶這名朝鮮人到另一車卡換票。導遊說:「朝鮮人跟外國人要分開坐……」說時面帶微笑。朝鮮 , PAZU , 北韓 , 平義 , 火車

朝鮮乘客很安靜,安靜得詭異,有人打牌,更多是發呆,沒一聲尖呼,沒一聲詫異。在定州車站停留較長,旅客趕緊下車透氣,白濛濛車站,搬貨工人百分百是婦女。朝女身材矮小,背著一箱電器、一袋麵粉,雙腳不停氈抖,口中冒出霧氣。朝鮮 , PAZU , 北韓 , 平義 , 火車

今天的行程安排很奇怪︰一早起床,出中國關,進朝鮮境,吃單調午餐,坐低速鐵路,再到平壤羊角島酒店吃晚飯。

小資料︰

平壤實施比中國更嚴格的流動人口管制,連買火車票也需要介紹信及出差證,出站時都要檢查「進京通行證」,「京」是指首都平壤。我們這幫遊客,甚麼也不用檢查︰紅潤的臉、別扭口音,光鮮裝束,就是一張特別通行證。至於朝鮮乘客,只能排隊候檢,遠看像秦城監獄輪候的犯人。朝鮮 , PAZU , 北韓 , 平義 , 火車

 朝方的導遊小姐年紀較輕,出站時沒有緊貼我們,稍為落後,火車站的軍警嚴聲喝罵,導遊小姐立即拿出導遊證,軍警語氣稍為緩和。在這個國度,感覺導遊也是特權階級。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