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V.Inci75 】

拜訪在奧地利的阿富汗難民

記得電影《追風箏的孩子》嗎?

我所拜訪的難民,正是電影裡主角家的僕人的種族——哈札拉(Hazara)。

初次見到Amir時,他看起來很害羞靦腆。

帶我去拜訪Amir的是在奧地利格拉茲讀音樂大學的指揮家毛國任,他曾是Amir以及其他難民所組成的合唱團的指揮和集合人。

在一個略顯樸素的公共社區樓下,我與毛國任等待著Amir前來為我們開門。

Amir第一次見到我這位陌生人,似乎沒料到見到的會是一名女性,立刻顯露靦腆的神情。並且在我等待毛國任與他像兄弟般熱情地擁抱過後,我上前輕快地伸出手要與他握手,並簡單地打招呼介紹我自己的名字時,Amir甚至不敢抬頭看我的眼睛,只是低頭看著別處。

「他在害羞。」毛國任說。

「我知道。」我微笑著回答。

隨著國宅的樓梯一階一階地往上走,我們到了Amir與另外兩名室友所住的小公寓——與其說是公寓,更像是間套房。房間不大,設有設備簡陋的小廚房和一個小冰箱、簡單的衛浴、一個大約兩個半榻榻米空間的開放式房間內,放有三張陽春的單人床。

房間裡的其中兩個床鋪上已各坐著、躺著別人,身穿淺藍色與淺灰色上衣。

這整個社區的住戶,全住著到奧地利申請庇護的難民們。

拜訪在奧地利的阿富汗難民
(社區中一群分別來自伊拉克、喬治亞的小女孩玩耍在一起。)

我們一抵達,那些原本呈現舒服自在的姿勢臥在床上的男子們,便立刻整理好自己並起身坐好。

——我是一名很難得的客人。

當天剛好是他們齋戒的日子,要持續到晚上9點後,才會結束禁食。

Amir很客氣,立刻從冰箱拿出果汁倒給我們喝。後來又拿出了甜食。這是他們親切的待客之道。

因為他們都還在禁食,所以只有我跟毛國任兩人享用。

幾句對話以後,在場的幾位哈札拉人也從原先的怕「生暴」,與對於展現簡陋居所的不自在,漸漸能稍微熱絡地談笑起來。

——有人能來拜訪,他們很高興。

拜訪在奧地利的阿富汗難民

Amir能講英語,但德語還不太能說。另外兩位室友則是較不諳英語,但能以德語溝通。所以有時候毛國任須充當我們之間的德語翻譯(……直到他後來竟然直接躺在別人的床上睡著 )。
……

【本文獲「背包客棧」授權轉載,繼續閱讀原文:拜訪在奧地利的阿富汗難民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