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阿藍,「偷食」最唔方便嘅,就係怕行街時會撞到熟人,帶返屋企又驚被父母爆我大鑊。所以趁女朋友假期陪屋企人去咗旅行,我就約阿詩去長洲玩番晚。同行仲有另一對「偷食情侶」,總共四個人。

兩對情侶 入長洲度假屋偷食


我同阿輝落船之後就即刻衝去訂房,入到間度假屋門口,輝仔突然間講:

「吖~唔知邊個單位先係以前自殺嗰個呢?」
「你唔好亂講嘢啦,聽講東堤小築好猛㗎!」輝仔女友。
「咁多年前,乜鬼都投晒胎啦!我同阿藍陽氣咁猛,唔怕喎!」輝仔。
「咪係!」我。

長洲鬼故

入到屋,輝仔攞咗部 PS4 出來,我哋兩個打機,兩個女仔就入房睇韓劇。快樂不知時日過,望一望外面,原來太陽已經落山。

「肚餓,不如出去食飯囉。」我。
「唔制啊!再來過!」輝仔。

我呆咗一呆,輝仔把聲……突然間變到好似細路仔咁。

「唔好扮弱智啦!出去食飯,返來再打過啦!」
「嘻嘻~我想繼續打機啊~」

輝仔彈跳起身,成個人跳咗去廳另一邊嘅梳化上面。
「你做乜鬼啊……」
「噓!唔好被媽咪發現啊~」
「媽咪?」

輝仔成個人縮起,用隻手遮住自己隻眼。仲不時發出細路仔嘅笑聲……唔係咁猛嘛,個天啱啱黑咋喎!

長洲鬼故

呢個時候,有個女人嘅身影喺牆入面浮咗出來!個女人半透明,長頭髮,睇唔清咩樣,但著住紅衫紅褲,慢慢行近輝仔。我唔想嚇親兩個女仔,所以冇叫佢哋出來。

「輝!醒啦!咪嚇我啊!」

「嘻嘻~嘻嘻~我想玩遊戲機啊!」

當個紅衣女人行到輝仔面前,慢慢咁伸手摸一摸輝仔,然後拉咗個半透明嘅細路仔出來……

我嚇到成個人呆咗,個女人完全冇理我,就咁拖住個細路仔行番入牆入面。

「阿藍,唔掂啊,我仲係好頭痛啊……」女人一走,輝仔就醒番,捂住自己個頭。
「你頭先……知唔知自己做過乜?」我問。
「頭先?咩啊!我一入屋已經同你講咗我唔舒服想瞓陣先。咦!你全日自己一個人打機啊?」

我望見輝仔個樣面青口唇白,唔似同我講笑,咁頭先一直坐喺度同我打機嘅係邊個?

「你唔舒服不如再瞓陣啦!我同阿詩去買嘢返來食。」
「好啊!唔該晒……」

長洲鬼故

於是,我就拖住阿詩離開咗度假屋。
「我覺得間屋有啲古怪。」
「吓!你咪嚇我喎!」阿詩即刻拖實我。
「所以我想去問清楚。」

我同阿詩去咗搵租屋畀我哋嘅房東,老闆係長洲居民,問佢就最清楚。

「紅衣女人?近年我都冇聽過有人話見到佢……」
「但我頭先真係見到佢啊!佢仲上咗我朋友身!」
「唔係咁大鑊嘛?」老闆搔一搔條頸,神色冷靜。
「其實到底件事係點?東堤紅衣女鬼我就聽得多,但完全唔知呢個女人咩來頭。」

「單嘢喺1989年發生嘅,因為丈夫有外遇,個女人就帶埋個仔來長洲租咗間屋,夜晚換咗套紅衫紅褲、紅色繡花鞋……親手殺死自己個仔,然後燒炭自殺。」

長洲鬼故

「嘩……使唔使咁絕啊?」我同老闆繼續傾,阿詩睇來好驚,隻手就愈捉愈實,仲成個人震晒。

「真係唔知係個女人絕定男人絕。你哋有冇留意,所有報道都冇提及個丈夫係咩人?」老闆講到成身汗,慣性動作猛搔自己條頸。
「又好似係喎……」
「聽聞個丈夫係一間大藥廠嘅老闆,事後用咗好多錢去封鎖消息,所以傳媒都將焦點放晒喺個女人身上。」

「但係點解要來長洲自殺?著紅衫有乜意思?」
「……」
「嘻嘻~媽咪話唔講得呀~」

突然,老闆把聲變咗一把細路仔聲,條頸仲浮現咗紫黑色嘅指痕……
正當我想離開……

「哎!阿詩你啲指甲刺到我好痛!」

我望過去……阿詩直頭變咗另外一個人!佢面目猙獰咁望住我,我想甩開佢隻手,但佢實在太大力,指甲刺晒入我手臂,仲好大聲咁同我講。
「我最憎就係人出軌!」

第二日:
「特別新聞報道,昨日四名青年於長洲東堤小築度假屋,疑因感情問題燒炭自殺。此事件是由1989年起,第十九宗自殺案。」

1989年6月:
東堤小築:

「媽咪~點解帶我嚟呢度?」
「呢度係我同你daddy第一次約會嘅地方,佢講過,好鍾意呢度特別靜,所以拍拖一定會嚟呢度。」
「咁daddy呢?」
「Daddy今日唔會嚟,不過……佢之後一定會帶其他女人嚟呢度!」
「咁媽咪你做乜換晒紅色衫?」
「聽人講換咗紅衫,就唔可以投胎……咁我哋就可以一直等你daddy嚟。」
「媽咪,我唔明啊……」
「乖仔,你落去先,媽咪好快來陪你~」
「媽……咪……做乜……捏住我?」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