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大師 Viktor Frankl 曾經寫過一本書,叫《Man’s search for meaning》(中譯大概是《人之尋找意義》之類)。他在再版這一本書的時候,寫了一個序。記者都去問他:「你的書那麼受歡迎,你有覺得高興嗎?」

Frankl 說:「這書在這麼短時間就大賣,就只是因為,這書所討論的問題,正迫在眉睫(burning people’s finger)。」


兜了一個圈,回日本吧。我想說什麼?

大呼小叫、訂房爽約 失禮行為屢見不鮮

在網路,很流行廣傳一些「香港人在日本都很不受歡迎」的文章。指香港人說話高聲,到店內吃飯兩個人只點一份。點了食物又只吃一點,有網民問我為什麼港女不吃飯,就去我提及過的魚生飯屋那邊,點了一份,只吃海膽就走。錢當然付足,但店員看到這種客人的表現,收碗時也不禁搖頭嘆息。更有港客在免稅店大呼小叫,說的話大概是:「這個香港也有」、「這兒有薯條三兄弟」、「這個好吃上次吃過要掃回去」云云。

在藥妝店打尖這事情我屢見不鮮,更不要說早陣子有香港人預訂了溫泉旅館爽約等等。

kengo_blog_jp_hk_tw2

台灣客犯禁懵然不知  被下逐客令

反觀台灣,也有些台灣人表現非常令人懊惱。如有人先預訂了酒店的房間,之後就網購一大堆有的沒的東西,全寄到酒店。由於酒店房間不收訂金,那台灣客就可以在不罰款的時限之前,取消訂單,令酒店平白無事的成為了那台灣人的「收貨點」,他再去領貨,令日本酒店方面非常頭痛。

另外,也有台灣網民也在網路留言版內詢問,「是不是日本的店內不可以喝飲料」。原因是,發問問題的版主疑似在沖繩旅行的時候,買了咖啡,走進店家,邊走邊喝,被沖繩的店主以英文訓斥,指「這裏是日本人的商店」,並下逐客令,高聲呼 OUT OUT OUT……

kengo_blog_jp_hk_tw
圖片來源:MissRita (左1,2)及 Wikipedia

遊日心情大放肆  「失禮」=「文化差異」?!

有些人認為,這些叫文化差異。香港人多車多,店小路窄,說話大聲已成為他們的文化一部份。我們怎麼可以要求香港人摒棄他們的文化,去配合日本城市人(對,我是說城市人,日本的鄉下還是有很多高聲說話,不識大體的人的)到處也是輕聲說話、禮貌周周?

加上,人在日本,實在太高興了。每樣東西都那麼物有所值。吃食便宜又大件,服務態度又好,跟在香港那些總是擺著晚娘臉的茶餐廳和只有店名大食物平平的老屁股著名食店,實在有太大的「差距」了。在日本吃飯,即使你是一個素人、遊客,他們都會傾盡全力的招呼,給你其他客人一樣的東西。而不像在香港那些老屁股店,你是名人,熟客,吃的東西質素就有差。這麼一來,香港人在外地失禮了一點,也不足為奇。

日本待客之道熱切誠懇,結果平日在香港受盡侍應冷待的香港客就放肆了⋯⋯

台式夜市文化襲日本  商店貨品濕手亂摸

台灣的狀況,也是一樣。他們習慣了在夜市,就是在擠、髒、吵的環境,於露天市場吃夜市風情。到台北就是要到珍珠奶茶店(當然最好確認一下,如果是用頂新的牛奶也許大家就要小心一點,狠心一點了),買了飲料,邊走邊喝,是台灣街頭的文化。飲料帶到店內,用濕轆轆的手去摸人家的貨,好像也是在台灣常見的風景。這樣的「文化」日本人是不是要尊重呢?

當陸客在香港到處大小便最厲害的時間,有些香港人就在傳媒說,「為什麼不包容一下大陸人?」現在日本人不包容香港人不守信用,大呼小叫,著數要盡的「文化」了,你說日本人是不是壞心眼透頂了?

常識當秘笈--難到這不是做人的基本品格嗎?

看著看著那些被廣傳的「香港人在外不應做什麼」的文章,我只覺得頭很痛。那些叫香港人預約了要準時出現,不要大呼小叫,珍惜食物……這不是做人的基本品格嗎?在日本,做人就需要有品格,在香港不用嗎?

一想到這兒,頭又會很痛,很痛……

下一頁:如何在飛機上不被當作是某國人?

延伸閱讀: 沖繩傳媒點名批評 港客未問准先影相

延伸閱讀:去日本聽到國語怎麼辦? | 健吾

以上文章,已收錄在健吾作品《日本品 旅行課》, 白卷出版社出版; 新作《日本品 戀愛課》現已上架,得閒睇下,記得課金: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