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先生在專欄寫道,去東京的時候,聽到很多普通話,像回鄉一樣。

我的崇韓朋友(對,不知道為什麼,崇韓的人,總會覺得韓國比日本好,如韓國化妝品較便宜、韓國人較熱情、韓國的東西好吃又大碟、韓國男人較健碩等等,他們很習慣覺得日本比韓國差)曾經對我說:「十年前唷,我去日本的時候,他們都不說中文的啊。現在我過關的時候,他們都對我說中文哩!真的淪落。」

山長水遠到日本 買中國製產品?

哈哈哈,很好笑。以前,很多香港人覺得去日本有一點不方便,原因是大家都覺得日本有很多好玩好食好看的東西,但礙於不會日語,所以有時候想買想看,想知道多一點,都有一點困難。事實上,日本的正規學校的英語教育,也沒有香港的英語教育那麼深耕,不說流利英語的日本人仍是大多數(但問心,有幾多香港人又真的操流利英語會話?不說流利英語會話的警察叔叔,在香港也有不少……),於是就覺得日本好不方便。

但現在,去電器店、藥妝店,都有操多國語言的店員坐鎮。他們都會為中國遊客提供中國語的服務。更甚者,中國遊客去的電器店,出資者也是中國人。所以,翻山涉水,去東京銀座或秋葉原,買的就是一塊在杭州製造,日本品牌的洗屁眼廁板,其實也真夠黑色幽默。

健吾
圖片來源:http://cn-seminar.com/

為何中國人會得到語言上的特別「待遇」?

對日本人而言,為什麼海關、藥妝店、拉麵店以至所有為遊客服務的地方,都需要說中文的人呢?有關官方機構的人士就對我說:「健吾,你都明白,香港人都受很多中國遊客的『待遇』……」日本人說話,話中有話,棉中藏針,大家都知道大家都聊的是中國人,所以都不需要把話說得太白:「如果我們說日語,或身體語言,以前對香港人或台灣人也OK。香港有十萬人在學日語,台灣就有更多,所以簡單的日語都可以溝通。但中國人不同,他們不會說英語,又不會日語,他們在外國,就覺得好像要『聽得明白他們的說話』才叫合理。」於是,很多店鋪為了做中國人或中華系人士的生意,都要特意安排外國人到店面,以免鬧出事端。

對,因為真的會鬧出事端。像酒店,很多泰國酒店也有「中賓房」,即是專為中國賓客而設的房間,他們會有一點優惠,而且吃早餐的位置,都會跟其他遊客不同,以免鬧出早陣子在網路流傳,指中國遊客吃自助餐搶蝦拆蟹的事件,影響其他賓客。而日本人為了中國遊客作出的改變,其實對香港人都有好處。

健吾
圖片來源: livedoor.blogimg.jp/toaboy01

店員應對各地遊客

首先,我的學生說現在去藥妝店可好了。有一個會說國語的台灣或中國留學生會為他們解說,究竟這藥是什麼,那膏貼又有什麼用,排隊付款的時候退稅又不用解釋,他可以把父母放在藥妝店,自己去行唱片店或服飾店,一個小時候他們就可以滿足地離開,不用每句翻譯,樂透了。另外,也有學生說因為日本人對「中國市場」有想像,所以香港學生又會國語,英語如果又不太差,加上日語,三文四語的優勢始終都是存在的。

而且,我的學生看到香港現在的狀況,都覺得就算不移民,有一個外國永住權,也是一件好事。於是,他們都有一些,選擇留在日本。而更重要的是,其實有一些服務較好的居酒屋,食店,都有看穿「香港人怕在日本被說國語」這回事,於是,我的學生在做居酒屋打工的時候,就收到上司的指令,說:

「如果你聽到廣東話,就先跟他們說日語或英語。他們會高興。如果你聽到國語,是台灣口音的,就跟他們說日語。如果你聽到國語,大陸口音的,就直接說國語好了,省點事。」

哈哈哈,所以說呢,日本人仍是全世界對「服務質素」最講究的地方。你會得到什麼服務,都看你會幾多種語言,和你是什麼人,這種「活生生」的歧視,再過一百年,都改不了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