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十年代的香港是經濟起飛、百業興旺的年代,人口急劇增長,各類公共服務需求急速上升,當時政策及社會資源未能滿足實際需要,因此普羅大眾為了維持生計,紛紛以非正當途徑換取服務,無論是輪候公屋、考車牌、醫療服務都需要交出「茶錢」予相關人員。社會貪污風氣盛行,當中以警隊貪污歪風最為嚴重,4大探長縱橫黑白兩道,擁有市民匪夷所思的財產。四名探長中,呂樂的資歷最深,地位也最高,但有一人竟能與他匹敵,成為通緝犯後的下場又是如何?

呂樂 腐敗的年代,社會造就了四大探長傳奇性的故事
腐敗的年代,社會造就了四大探長傳奇性的故事(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Atom 原子檔案)

每月收過萬保護費 包庇黃賭毒

在六、七十年代警隊貪污歪風盛行的時期,市民大眾都會把警察一職形容「好仔唔當差」、「有牌爛仔」等,反映出市民大眾對警員不信任。當年警司韓德承認「我相信大部分香港警察都貪污,收賄更是生活中的一環,正如早上起床,晚上睡覺那樣自然」,他本人每月亦可以到12萬港元賄款,相等如大約每月可以購入6個灣仔區單位。自50年代起,受賄的警務人員包庇黃、賭、毒等等非法活動,這些活動亦有特別賄款每日可獲數千元,妓寨、酒吧等每月可獲數百元,檔主、小巴、的士司機亦會交保護費,程序相當系統化。

「射鵰」每人交2元

當時亦有個詞語叫「射鵰」,意思是指警察對打麻雀的人收黑錢,如果在午夜12點後打麻雀的話,警察會上門巡查,但只要他們交2蚊就能免卻麻煩,據說當時星期六「射鵰」可以收到數十,甚至過百元,相對警員只有220元的起薪點,可是收黑錢利益十分可觀。雖然港英政府名義上打擊警隊貪污,亦設立反貪部調查,但不少警員與反貪部有利益輸送,因此自己人查自己人根本沒有效果。呂樂作為華人警察之首,所獲得的龐大利益更是一般人難以想像。

呂樂 當年警司韓德亦承認「我相信大部份香港警察都貪污,收賄更是生活中的一環」
當年警司韓德亦承認「我相信大部份香港警察都貪污,收賄更是生活中的一環」(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Atom 原子檔案)

呂樂偷渡來港 加入警隊屢破奇案升職

呂樂出生在廣東省汕尾市,後來他與家人偷渡來港,居住於長洲,來港初期,他只靠擦鞋和派報紙為生。在1940年起,香港警察經常派人到碼頭,要求在碼頭工的苦力加入警隊,大部分人都會因為穩定收入而接受,呂樂也是這樣加入警隊。初時,呂樂只是軍裝警員,執行簡單巡邏任務,由於他行事充滿幹勁、屢破奇案,所以成功迅速升職,其中最廣為報道的就是 1955 年鑽石山14k群英大會,同事他獲升為高級探目,駐守銅鑼灣。翌年,發生在中華民國國慶的雙十暴動,在警方鎮壓暴動時呂樂擔任重要角色,亦讓他再升職為新界區探長,駐守荃灣警署。在 1958 年,他再在油麻地警署升職,並於兩年後獲頒發長期服務及操行良好獎章,走上權力頂峰,黑白兩道人人都認識他。1962 年,警務處重設總華探長一職,於10個警區中選出兩人分別擔任港島區和九龍區總探長,結果呂樂與深水埗探長藍剛一同被選為總探長,呂樂成功攀上華人警員等級的巔峰,奠定了他在警隊的地位。

呂樂 呂樂偷渡來港後快速上位,成為總華探長
呂樂偷渡來港後快速上位,成為總華探長(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Atom 原子檔案)

唯一一人能與呂樂平起平坐:藍剛

而在這場權力遊戲中,唯一能與呂樂平起平坐就只有藍剛。相比呂樂,藍剛的出生可說是贏在起跑線上,他出生於富裕家庭,父親亦曾於律師行擔任師爺,他小時後就讀名校聖若瑟書院,精通多種語言,畢業後不久,他便加入了警隊。由於藍剛為人風趣,與同僚關係好,加上他在警隊中有神槍手的美譽,憑着優厚的先天條件、與後來不辭勞苦的性格,加入警隊後多次破案立功,當中以 1958 年智破九巴挾持案最為轟動,接下來他便連番升職,在 1959 年,他升任深水埗警署高級探目;1960 年,再升為深水埗警署探長。2年後,他與呂樂一同出任總華探長,外間更稱這個位職位是為呂樂和藍剛開設,亦可見到二人在警隊地位不相伯仲,「四大探長」中其餘二人韓森、顏雄只是助手。

呂樂 當時只有藍剛能與呂樂平起平坐
當時只有藍剛能與呂樂平起平坐(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Atom 原子檔案)

絕對權力下絕對腐敗 淪為香港通緝犯

呂樂為掩飾來歷不明的財富,在1959至68年間,以父母的名義先後在香港各區購入物業,以當時價值計算合共 300 多萬港元,他亦以太太在兒子的名義成立公司,購買位於沙田的博雅山莊。藍剛在警隊時已有海外生意,在北美洲大肆投資房地產,他們雖然位高權重,但亦貪得無厭。六七暴動後,港英政府開始正是各種社會問題,新上任的警務處長薛畿輔也致力改善警隊貪腐問題。同時,港督戴麟趾也著手草擬反貪污法例,呂樂和藍剛也切身感受到大勢已去,先後在 1968 和 69 年退休。

4大華探長逃亡海外近況曝光

在廉政公署成立後,前高級警官葛柏被捕,不少退休警員為免被秋後算帳,匆匆逃亡海外,當中亦包括了四大探長。後來,廉政公署翻查之下,估計呂樂的資產高達5億,隨即成為通緝目標,但當時4大探長已經逃到海外,廉政公署只能透過香港法院追討他們的財產,合計接近1,000萬港元,從此4大探長亦沒有回港。呂樂晚年低調長居台灣30年,最終在2010年因胃癌末期於加拿大病逝;藍剛退休後長居南美洲,直至因中風去世;韓森潛逃到台灣,於1999年8月病逝;顏雄其下落就不得而知。

原片: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Atom 原子檔案資料或影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Atom 原子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