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城之內,「輸輸」聲咁難聽,書店和澳門本來就帶點違和。澳門文藝界口耳相傳的 樓上書店 「邊度有書」,在熙來攘往的議事亭前地歷盡13個年頭,押上心血,賭的是赤誠。可是,店子被業主收樓,本月底必須搬遷。

「13年不長也不短,是時候跟議事亭前地說再見了。」書店老闆吳子嬰淡淡寫下一句。

攝影:Mark、歐陽永鋒

不起眼書店 一口樓上恬靜

「有許多客人說,他們就是喜歡樓上和地下的反差,對比之下即感到平靜,更多人是為了看貓。」「邊度有書」養了兩隻可愛花貓,要不休閒地躺在書上睡,或是俯視議事亭前地的繁忙街道。書店的地理位置確實令人著迷,正正位於澳門遊客必到之地,葡式粉色建築,樓下滿是藥房、周生生、手信店,行李喼左穿右飛……一層之隔,店子卻在樓上不慌不忙。

2003年沙士時因為平租開店至今, 書店默默地旁觀,看著這裡由旅遊區,變成超級旅遊區,附近許多地道小店相繼結業或搬遷,終於到他們了。老闆十分有氣量地說,業主按足規矩兩個月前通知收樓,好來好去。

沒有人迫遷,只是時代巨輪壓到了?

文青秘竇 澳門一扇窗

「我不當書店是一門生意,這是一份回歸家鄉的心情。」於澳門出生,往台灣讀大學,曾於誠品打工,回澳門開書店不過是一份單純傻勁,只想把好東西帶回老家。大概你會覺得澳門沒甚文藝,只有葡撻和籌碼,那書店就是一份溫柔的反抗與堅持。店主一直頻頻台澳兩邊走,為文藝工作耕耘。

我笑問他何不直接搬到台灣?他幾乎沒有遲疑地回答:「哈哈,因為我是澳門人啦!」

以為澳門只有賭沒有「書」,吳子嬰說其實澳門出版的書種廣,涉獵詩集、紀實文學、攝影集等等, 近年以「發展」為題的創作,訴說城市劇變,面目全非。書本市場細小,獨立出版商寥寥無幾,不少都是當地作家親自出版,再拿書來寄賣。老闆更勞心勞力替作者在台灣找出版商,令本地書得以衝出澳門。

書店低調踏實的作風,吸引兩岸四地不少作者在這裡作新書巡遊或講座,月頭剛邀請過香港獨立樂團成員、樂評人黃津鈺介紹新書,亦曾有台灣著名作家吳明益。13年來聚了不少志同道合,漸成文藝小竇。

搬遷在即 有賭未為「書」

「去旅行,總要找間有當地特色的書店逛逛吧!」吳子嬰說。

談到書店與旅行的關係,店主指書店是遊客最直接了解一個地方的人文窗口,由當眼位放甚麼書,到書本題目取材,最能看到當地人的生活面貌和偏好,為旅程增添微微意義。他又借機抒發矛盾之感,說因為書店位於旅遊點,不少人闖上來只為借廁所,根本沒有花心機翻一頁書來看。

9月後,書店仍未有新落腳點,我直接問他是否打算不做了?他誠實地說:「我很累很累了……但應該都會繼續做嘅。」答案帶不確定,店主說起碼要到明年才會重開書店,讓他都好好休息。他又說,繁榮令他很累,新店會隱居舊區,不會是方便的旅遊點,大家可要花點心機找路來,的確,有心找自然會找到來。

聽說業主會把此舊址改為時裝品牌店,再說一次,大概沒有誰迫走誰,只是當巨輪輾過,我們都無一幸免。慶幸他仍肯默默栽種,在一角靜待別人來灌溉。就如書店之名「邊度有書」,咪去邊度,我書故我在!

記載澳門事 書店精選

 

「邊度有書」,為甚麼叫「邊度有書」?

店名是廣東話和葡語之結合, 店名英文名是「Pin-to-Livros」,「Pinto」是一個葡萄牙常見姓氏,讀起來就是好地道的「邊度」,「Livros」即是書。而用簡體字「边」做logo只是為了設計角度,哈,我神經太緊張了。

 

 

邊度有書

地址:澳門議事亭前地31號永興大廈1A
電話:+853-2833-0909
營業時間:11:30am-9:00pm
交通:新馬路步行2分鐘
fb專頁:pintolivr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