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也網媒,敗也網媒,絕景照片經網絡瘋傳,大家蜂擁而至,再絕的絕景也會失去特色,淪為一般的觀光地,日本的 白川鄉 正是個好例子。今年冬日點燈活動,偏僻的鄉下人潮湧至,當地大塞車,有參加者話塞車程度恐怖到如「行列地獄」,即使靠經營民宿為生的當地人也大呼受不了。以為在當天訂到民宿唔使塞住回程就是贏家?唔,睇你命數啦!

夜宿白川鄉的現實


N年前在元旦時去 白川鄉 過新年,那些年去參觀的大多是日本當地的旅行團,人雖多,但到午後時分就還村莊一片清靜。記得當時去住的民宿「一茶」,只有4個房間,把行李放到房間去已沒甚麼位置了。茅葺合掌造在結構上受到法例的保護,不能改動,十年如一日。放心,在冬天大雪紛飛的日子還是有暖氣的,攝在房中那張暖爐枱打盹,差啲瞓到唔知醒起身食晚飯。

日入而息百無聊賴

打龍打了一個下午,已把整條村內值得拍的東西都拍完了。村子,不大,店家大多在4點後關門,絕景再靚,看了大半天也有點膩。貫徹鄉下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傍晚6點食飽飯沖個涼,百無聊賴,入夜要到外面就得帶電筒,想看煞食全景打龍位要上山,窄窄的山路被雪覆蓋又濕又滑,好易仆倒。沒有點燈的日子,其實也沒啥好看,一下子就打道回府。

BB哭聲夜睡不寧

早知道鄉間生活就是回到最基本,享受一刻的平靜無擾。房間沒有電視也沒有甚麼娛樂,一行3人,你眼望我眼,開始時還敢傾偈,但一過了9點,隔壁日本人也都關燈去睡,房與房之間也只靠紙門間隔,怕打擾,也只好關燈,瓹入被竇玩手機消磨時間。作為典型廢青,一向凌晨三點先捨得瞓,入鄉隨俗要早瞓也只好輾轉反側等待睡意降臨。當然事情又怎會順利發展,隔壁日本小孩半夜開始不間斷的哭鬧,再多的睡意都立即消失無蹤,隨著時間流逝,心裡乾燒著把火,眼光光到天光,到清晨原來5點多有人要出去看日出,又有同屋6點開始吃早餐,一夜下來,幾乎沒有睡過。

總結:見過鬼不怕黑

原來生長在不夜天的香港,早習慣了無處不在嘈音和光害,以為會嚮往萬籟倶寂,但在 白川鄉 這太靜太黑的地方竟然睡不著,習慣這東西確實可怕。人好善忘,見過鬼不怕黑,夏天再戰大內宿的茅葺合掌造宿一宵,發現這建築所標榜的冬暖夏涼完全不可靠,冇冷氣只靠風扇,一晚下來,我的汗沒有流少過一滴。作為嬌生慣養、冇冷氣會死的都市人,還是去走一圈拍拍照當過客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