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2010年跟團去朝鮮旅行,其間拍了不少照片, 後來把相片放到網絡空間,及後在《新假期》連載,並最終出版了《 北韓迷宮》一書。有些網友就說照片來得不易,更稱我是「 冒死拍攝」。當然,北韓對旅客拍照的規定頗為嚴格, 但我抓拍之時,其實也不覺得有何危險。

去北韓旅行,必須跟團,所以能否拍攝, 主要還是看隨團導遊的態度。我跟導遊關係算是不錯, 有時給他們玩些小魔術,逗得他們很開心。當然, 這個專欄寫的不是魔術,而是旅行時有用的gadgets。 那麼有甚麼小工具,既有助破冰,又能讓旅客更易拍照呢?

我當年去北韓時,帶了一個小玩意,是Polaroid打印機。 這個法寶,只有手掌大小,易於攜帶。打印出來的照片,比2R還小, 但勝在能即時打印。而相片背面有黏貼功能,可以當貼紙使用。 旅途當中,帶著這個小小的打印機,確是人見人愛,車見車載。朝鮮 , PAZU , 北韓 , 平義 , 火車

打動北韓少女導遊 最真摯的紀念品

我在北韓的導遊對這個打印機極感興趣,去到所有景點, 都問我「可否替她拍照留念」,我當然樂意。 一來自己也趁機多拍一些景物,二來見導遊拿到照片時那份喜悅, 自己也受感染。我給她打印的照片, 有數張是在南北分界線的板門店拍攝。她感慨地說:「 我要把照片拿給家人看,他們以前從來沒有看過板門店。」

整個行程,我為導遊打印了數十張照片,她每次收到, 總會立即把相片後的黏膠撕開,直接貼到厚厚的筆記本上。 導遊小妹說:「我去到哪裡,都只帶著這本筆記本。 我只會把自己最珍惜的東西,放到筆記本裡。」那些照片, 有些是她獨影,也有我們的合照。聽到導遊說這是她最珍惜的東西, 我都有點感動。

我去北韓時,用的那部Polaroid Pogo打印機屬第一代,現在手頭上的Polaroid Zip,則應該屬第三代的產品,作了明顯的改善, 例如用USB充電,機身更為袖珍,摸起來手感也好。 我現在把這個小寶貝當作每日隨身攜帶之物(EDC, EveryDay Carry),把它放在外套的口袋裡,隨時打印,隨時破冰, 甚為便利。

北韓導遊小妹
在北韓時給導遊小妹即場打印了不少照片,也趁機拍了不少其他遊客較少能拍到的沿途風光。

過度拍攝添壓力 隨身打印更易破冰

最近一次,我去到西藏的薩迦寺,居然遇到僧人吹響白海螺。 這個儀式頗為少見,有些朝拜者老遠走來,聽到白海螺的聲音, 就會忍不住哭了。我難得見此儀式,很想拍下, 讓一些沒機會親身到現場的西藏好友看看。

只是現在很多寺廟都嚴禁拍攝,大概是因為遊人太多,過度拍照, 甚至用閃光燈,容易影響僧人做功課。我用藏語跟僧人說明我的用意, 並說可以給他打印照片留念。當時吹法螺的僧人名叫土登嘉措, 他微微一笑,點了點頭,便同意讓我給他拍照。 我連忙拿出GoPro拍了數張照片,傳送到手機,簡單調光後, 即把照片打印出來,給他留念。他收到照片時很開心, 而我拍到這一情景,也覺特別殊勝。

日喀則
在西藏日喀則的扎什倫布寺,給僧人打印照片,他們還容許我拍攝了殿裡的佛像。(拍攝者:Franky Tsang)

西藏普嫫雍措湖
在西藏普嫫雍措湖附近,遇到兩位牧羊大姑,當時拍了不少照片,也給她們打印了數張照片留念。(攝影:Pazu自拍)

獵奇瘋狂拍攝 拉薩人吃不消

有些來拉薩旅遊的遊客跟我說,在西藏拍照時,惹來途人不悅, 或甚至要求索錢,問我如何應對。設身處地,將心比己, 如果你在香港或自己居住的地方,忽然有人一聲不響, 拿著相機對著你拍照,你會有甚麼感覺呢?
很多藏人看著旅客把本地人當動物園裡的奇珍異獸一樣拍攝, 或多或少都有不滿, 一些途人見旅客無緣無故拿著大炮鏡頭對著其臉,只是問你拿錢, 其實已算客氣了。而且被拍者未必真的想要錢, 可能發覺跟遊客說別拍,有人還是堅持拍, 好像在捍衛自己強拍別人的權利,但你一問對方拿錢, 小氣的遊客立即知難而退。

日喀則的扎什倫布寺
在西藏日喀則的扎什倫布寺轉經道上,遇到一位老伯,言談甚歡。

鄰居巴桑大叔
我在拉薩的鄰居巴桑大叔,他看到照片出來時,在他本來就有點滑稽的臉容上,更見一絲浮誇的驚訝。

當地人沒有被拍的義務

有次我在布達拉宮轉經道,遇到一名旅客,拿著手機, 對著一位朝拜的老婆婆拍照,老婆婆都刻意避開鏡頭, 攝影者還要追上前。我看到時,忍不住上前跟旅客說:「 這位老婆婆好像在躲你的鏡頭啊!你沒發現嗎?」那人好驚訝, 大概是想不到有人會出來跟他說這番話。我忍不住再說一句:「 她好像不喜歡你啊!」旅客聽罷,這才放下手機。
攝影者從來沒有隨便拍攝別人的權利, 旅途中遇見到當地人也沒有被拍的義務。 而攝影者如果喜歡抓拍街頭風光,或許除了攝影技術外, 更應該花點時間去跟被拍的人多作交流。交流的方法很多, 給一些小禮物、說半個笑話、變些小魔術,又或者最簡單, 打印一張照片,也算是好方法。

拉薩的鄰居小孩
我在拉薩的鄰居小孩,見他們可愛,也給他們打印照片留念。

牧羊大叔
在西藏定日,遇到一名牧羊大叔,我給他打印照片時,他好像發現高科技一樣,極感興趣,狀甚驚喜,然後,他拿出了一部三星手機。

Polaroid Zip Instant Photoprinter

購買途徑:Shriro (HK) Ltd,電話:+852-25245031
網址:www.shriro.com.hk

相機價錢:HK$ 1,190

相紙價錢:HK$ 145(30張紙)、HK$99(20張紙)。 相紙只有一個大小,就是2×3″。

原理:透過藍牙(iPhone)或NFC(Android), 從手機把照片傳送到打印機。打印機本身不必另加墨水, 而是用上一種叫Zink(Zero ink,零墨水)技術。特製的相紙上有一種無定形晶體, 因應不同的溫度熱感,變成紅、黃及青色,再配搭成不同的顏色。 這種技術其實不算新,早在2001年的平安夜就成雛形, 但現在展示,很多人還是倍覺新奇。

好處:打印機本身非常輕便,像個小小的移動電源,易於隨身攜帶, 而表面的質料摸在手中,甚為舒服。打印出來的相紙,防水濺, 也防撕。打印時只要連接手機app( iPhone或Android均可),先簡單處理照片, 例如在照片上加入小圖案或文字( 在iPhone上的軟件甚至連西藏文也支持), 大概一分鐘就能印出成品,而且操作很直述,不用看使用手冊。 新一代的打印機可以用USB直接充電,極為方便。
壞處:照片顏色偏藍,但只要在手機的內置軟件先把照片調好顏色, 問題就不大。打印出來的照片,放數年後顏色會變淡, 即影即有的相紙,似乎都有類似情況。

備註:舊版的相紙的包裝上有個「使用期限」, 但這個日期可以不必理會,我手頭上有些相紙已經「過期」6年, 使用時卻與新鮮相紙一樣。另外,此款打印機必須與手機( iPhone/ Android)連用,不能直接跟相機連繫。
評分:★★★★★(給五星的原因, 並不是說這是完美的產品,尤其色差方面,有待改善( 或自行調色來改善)。但我只是想有個便攜的打印機, 並能即時把照片送給被拍者,用來跟陌生人破冰,或讓氣氛較熱烈, 所以這個打印機完全符合我的需要,也是我出外旅遊時必備的恩物。)

其他同類產品:
說到Polaroid, 其他同類產品也包括非數碼的即影即有相機。 到底是用數碼的即影即有打印機好, 還是用非數碼的即影即有相機好呢?我比較喜歡數碼的打印機,一來打印前可以先選照片, 二來又可以自己留有相片原檔。不過身邊有些朋友, 對傳統的即影即有相機及其相紙情有獨鍾。真是青菜蘿蔔, 各有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