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次打算在以色列及巴勒斯坦花上一個半月,出發之前,要先做一些資料蒐集。但面對這個只有台灣三分之二大小的地方,從宗教到政治,以至遠近代的歷史,都極為複雜,而且以上種種範疇的闡述,又往往跟作者的政治或宗教立場有關。

單是猶太人當年建國,到底是侵佔巴勒斯坦人的居所,還是回歸到上帝應許之地?不論是在當地人或是外國遊客當中,也能引起長篇大論的激烈爭論。倒是有一點,肯定沒有異議,就是去過以色列的人,都會異口同聲地說,這裏的機場,有着全世界最嚴格或惱人的保安檢查。

pazu_isreal102
在以色列街頭,紀念品店的國旗裝飾及貼紙。

入境職員查家宅

我先飛到以色列首都特拉維夫,航班晚上11時到機場。排隊等待護照蓋章,大排長龍,到我的時候,入境櫃枱的職員看着護照,翻來覆去,忽然皺眉,問:「你爸爸叫甚麼名字?」我如實回答,職員又努力翻看我的護照,過了一分鐘又問:「你阿爺叫甚麼名字?」我很久沒在外人面前提及爺名,倒是有點遲疑,本來想隨便答一個,反正他們也查不了,但萬一有紀錄,將來又再問,答錯就麻煩,於是我又如實答了。這種提問,據說是根據你祖上的名字,判斷你跟阿拉伯國家有否關係。

伊朗遊歷成入境障礙

入境櫃枱的人員聽罷我答,又仔細地翻護照,翻得我都覺得不安。他終於問:「你之前去伊朗,去了多久?」問長問短,原來就是跟我三年前的伊朗之旅有關。來以色列之前早就聽過,如果護照內有穆斯林世界的痕跡,諸如伊朗、馬來西亞或是印尼等等,入境時就得花上較長時間,但一般不會被拒入境,我便懶得更換新護照。我照實回答,說自己去了三十天。職員便指着大堂一角,說:「你去玻璃房那邊等一會,我會把護照交還給你。」

pazu_isreal104
巴勒斯坦希伯崙的以色列軍方人員,全都荷槍實彈。

玻璃房內的以巴衝突

玻璃房裏有十多名旅客,大概也是類似我的個案,眾人安靜等待,只是有位大叔跟職員吵起來,說:「你們沒有資格要我等這麼久,你們要給我解釋!」我當時聽到,還覺得這位大叔有點無理取鬧,但六個星期的以巴行程過後,我回想此事,想起大叔其實樣子有點像阿拉伯人,他的不滿,未必全無道理。可能他並非一般遊客,而是返回自己祖上失卻的土地,卻因其阿拉伯人的身分而受到諸多阻撓。而這種情況,在我到了巴勒斯坦的希伯崙後,就有親身體會。

至於在機場安檢,等了十多分鐘,職員就來叫名字,把護照發還給我,護照不需蓋印,只有一張藍色閘卡(gate pass),上面有我的個人資料及黑白照片,還附有QR碼,入閘機一掃,便成功入境。

pazu_isreal105
藍色入境閘卡與紅色出境閘卡。

在以色列的街頭,保安與監控,是街頭最常見的特徵
在以色列的街頭,保安與監控,是街頭最常見的特徵。

港人入境以色列備忘:

香港特區護照或BN(O)入境以色列,均不用簽證,也不需出示回程機票或酒店預訂單。

由於部分穆斯林世界的國家拒絕護照上有以色列入境蓋章的旅客入境,以色列在大多情況下均不會在外國護照上蓋印,只會以一張藍色入境卡及紅色出境卡代替,屬慣有措施,不用特別要求。不過有些穆斯林國家,若發現有其他可疑痕跡,例如陸路過境約旦,均有可能拒絕旅客入境。而對香港人來說,較常去的穆斯林之地,都不會理會以色列蓋印,包括阿聯酋
、卡塔爾、突尼西亞、摩洛哥、印尼、馬來西亞、埃及及約旦。

網上有些資料聲稱護照裏若有穆斯林國家的印章,肯定會被拒入境以色列,這個說法不準確,最多就是入出境時要多花一點時間,如果被拒入境,估計是其他因素了。

「以巴遊記」雜誌版。於《新假期周刊》同步連載。

出發前往以色列,先在香港機場拍攝。
2017年3月初,出發前往以色列,先在香港機場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