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安檢(安全檢查),對於喜歡旅行的人來說,早已是家常便飯。大概是 2008 年 8 月,英國查獲有人攜帶液態炸彈劫機,自此以後,航空公司嚴禁乘客攜帶 100 毫升以上的液體上機。對此規定,現在早已習慣,出發前先把東西分瓶安放,水樽也要先行清空。只是剛實行這個政策時 ,偶爾還是會不慎地帶了過量液體過檢查站。

安檢不能帶液體 遭職員抽查


大概是 2009 年,有次我從昆明飛回拉薩,把行李放進 X 光機,安檢人員要抽查我的物件,翻出細軟,似乎要尋找一個指定物件。我問他們找甚麼,職員問:「你是不是有個水瓶?」我一下子記起不能帶液體的規定,當時有個保溫杯, 確實裝有開水。

過安檢

職員的鼻毛與杯邊有親密接觸

以前遇過一些安檢人員,會要求我把水倒掉,又或是當面喝 一口。我問職員:「要不我喝一口水,倒掉也可以啊。」體格魁梧的職員說不用,逕自拿過保溫瓶,打開瓶蓋。我以為他只是看一下,怎料他把鼻子靠得很近杯邊,用力聞著,嗅時還要眯起雙眼,確定不是易燃物,才扭緊杯蓋,把杯子還我。

過安檢

他聞水的動作當然不噁心,只是他的鼻毛,有一大束外露, 鼻毛上還沾著明顯的「灰塵」,我嚇得不敢直視,但驟眼看來,他的鼻毛應該是碰上了我的杯邊。

努力洗走心理陰影

安檢過後,我真的很想把保溫瓶扔了算,但那是多年前在泰國購買,價廉物美的斑馬牌,丟棄也太浪費。回到拉薩後, 我用洗潔精把保溫瓶洗了幾遍,才敢再用。洗的當然不是安檢職員的鼻毛灰塵,而是我的心理陰影。

過安檢
圖片來源:amaz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