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個縈繞著我腦袋的話題,關於旅行及價值。每當我思考旅行這回事時,又或者到底人生該做的事時,我會問自己,到底所謂「辭職旅行」,是一件怎樣的事?

上學的階段,所謂有價值,就是考試拿到高分數。我們的品行價值,就由一張成績單去判定。就這成績單,也竟可決定我們將來的前途路向。一躍到了工作的階段,社會沒有停止量化人類的價值,繼續以數字遊戲來跟大家鬥法。只是,由成績變成了appraisal, 名次變成薪酬加幅。

在這種機制下循規蹈矩活著,由老師、上司決定你要甚麼時候報到、甚麼時候回家、你活得富貴,還是活得貧窮。看似活著又非活著的生活:生存,似乎沒有太多選擇。而「辭職旅行」,演變成了我們都暗自渴望、一種讓我們找回自由的東西。
只要閒逛書局一趟,不難發現以「辭職」「出走」為題的書籍⋯⋯

辭職出走流行化 一言驚醒夢中人

漸漸這種潮流,開始進入了年輕自主新一代的細胞、血管。因為發現自己的目標與現時所在的地方有所不同,而希望尋求新的理想,或者找回兒時的夢想,繼而辭職轉投寄情於旅行,以開啟新的思路想法,開眼世界。當大家將「辭職旅行」流行化,令它看似理所當然、何嘗不可的時候,我們就真的應好好地拉自己一把。前陣子某一天,小妹的男朋友跟我議論生活上的小問題,隨即被他當頭棒喝了我一句:「很多人在你背後付出。」令我驀然驚醒。雖然我們所論及的話題非和辭職有關,卻這一句簡單而明快的說話,正正道出了一些反思。

「辭職旅行」,時常被渲染得很瀟灑很浪漫,「別人不敢做,唯獨只有我與別不同」,「工作壓力太大,出走呼吸一口新鮮空氣」。這種想法,很危險。假若我們流於這表面的演繹,說穿了的「辭職旅行」最多也只會是種玩樂意識形態,某程度上逃避現實,為去而去。對於潛在貢獻,微乎其微。

這裡涉足到的就成了社會價值-- 人生存在於世,確實不該只求玩樂、鏡花水月的日子,對社會上任何發展置身事外。即便不談公司員工價值,但對社會一個整體,我不否認,價值仍然必要。畢竟,現在我們擁有的繁華,是過往眾多前人智慧所累積而成。即使是二十幾元的粥粉麵餐,沒有營運和管理,我們就沒有便宜午餐。和家人一樣,沒有家人的諒解、接納、支持,甚或養育、照顧,我們根本沒有這種出外看世界的機會。

長大,開始不會再一味兒只任性說著「我要旅行、我要出走」。如果出走得沒有價值、毫無得著,那麼,出走就單單是種「放逐」。而,當旅行變成長時間,那就更加不應敷衍了事。旅行之前,想想到底自己為甚麼要走,有甚麼要做。儘管「旅行」之後,未必會更令我們身家富足,但至少心裡富有。所謂「旅行」,「到底回來之後,我可以如何為他人帶來一些變革?」假如我們沒有答案,那就真的要好好想一想。究竟辭職、旅行,意義為何?

旅行和放逐,只差一線,天淵之別。

– [寫於7月的某天。炎熱]

發現了另一篇相似的題材 – 延伸閱讀:

time_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