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為香港人,有時讀到一些香港人看待世界的方式,也會像是張開嘴巴時不慎吞到蒼蠅一樣噁心。這種世界觀,就是除了少數入流的第一世界外,基本上就看不起任何地方。每次只要在外國出現任何意外,總會有一大堆人,不停散布膠論及謬論,我們姑且稱他們做評論員。

撰文:Pazu 薯伯伯 | 圖片來源:Pazu 薯伯伯授權

將旅遊意外的原因 歸咎於前往這些國家的人

這種世界觀的運作公式,大致如下。發生的地點是在相對落後的國家,評論員就自然把這個國家與香港的任何差異無限放大。因為持這種世界觀的人,知識本來就有限,所以最常見的差異,就是亞洲對非洲,東亞對中東。之後再以這一點作為解釋意外的唯一原因,然後把前往這種國家的人,描述成咎由自取,自討苦吃。

具體的運作模式如下,只要有旅客在中東出了意外,評論員就出來說:「中東這些地方,我是絕對不會去,明知是中東也去,出了事就不要怪別人。」但到底中東有甚麼國家,各國安全情況的分別如何,又或是把伊拉克及卡塔爾相提並論的盲點,根本就不是評論員需要關心的題目。

只要有旅客在中東出了意外,評論員就出來說:「中東這些地方,我是絕對不會去,明知是中東也去,出了事就不要怪別人。」

「我絕對不會去非洲!」

像是最近埃塞俄比亞航空出現了空難,有謬論評論員在網上就說,連非洲的航空公司也坐,連非洲這種地方也去,還有人說:「我是絕對不會去非洲。」但埃航的整體安全指數在世界標準來說也是優秀,選擇坐這家航空公司,乘客本身又有甚麼判斷上的錯誤呢?當有香港網上膠論評論員發表偉論,聲稱不坐非洲的航空,並把整個非洲單一論述,又是基於甚麼準則及標準?

又例如在西藏,每次新聞出現旅客有嚴重高原反應的消息,一些連西藏及新疆也分不清的評論員,就會說「明知海拔高,連西藏也去,不出事就奇」的膠論。但是輕微高原反應惡化成嚴重高反的其中一個原因,往往是病者沒有把握好早期的治療時機。也就是說,如果及早看醫生,很多時就能在惡化之前稍作緩和。

埃航的整體安全指數在世界標準來說也是優秀,選擇坐這家航空公司,乘客本身又有甚麼判斷上的錯誤呢?

無知的放大

把差異放大的解釋機制及世界觀,不止存在於地域,還有在任何自己不幹的行為、性取向及政治光譜之上。自駕遊出事嗎?總有人說不應自駕遊。萬一自駕遊的出事者是女性嗎?男人就說女人不應自駕遊。新聞說大學生貪了餐廳小便宜嗎?老中青就感嘆現在大學生如何不濟,卻忘記了不少成功的年長人士,才是真正食盡社會資源的先鋒。

把這種差別無限放大,到底想表達甚麼呢?是企圖把這一結果,都歸因於這一差異嗎?到底是因果關係,還是相連關係?又或是兩者均非,只是純粹顯示一己的偏見?

類似的世界觀,充斥於網上及網下,在旅遊相關的意外事件更是如影隨形,趕也趕不掉。但是,當這些膠論評論員用顯微鏡把差異放大之時,實情也是在有意無意之間,把自己的無知放大。

把無知放大之後,就是偏見了。

上圖平壤市大城區的六九中學的壁布板,右上方有個顯微鏡。

下一頁:不要去啊太危險!覺得離開香港,就很危險的驚青旅人 @Pazu薯伯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