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想像,如果泰妹女友兜口兜面同你講:「사실 난 남자였던 여자다!」(其實我…… 曾經係男仔嘅女仔嚟。)嗰刻感覺就好似粵語殘片入面,原來我愛上了失散多年嘅親生阿妹一樣,不禁即刻想跑去忠孝東路走九萬遍!

文:人在泰 香港仔日記|圖:人在泰 香港仔日記授權使用

趁工作假期識泰妹

那時小弟幾經波折,終於趕上南韓working holiday尾班車。誰不知喺旅程尾聲,亂打亂撞上咗另一架快線。小弟都不禁問自己:「係唔係玩嘢呀?老夫竟然喺南韓唔小心媾咗個泰妹!」正當小弟努力付出之際,一心諗住開咗個靚頭,老天爺總要開我一個玩笑……

和泰妹女友討論泰韓整容整形術

一個南韓凌晨時分,天黑得不能再黑,卻有半點紅,外面凍到咩都縮。最好嘅活動,當然就係兩條友龜縮喺暖笠笠嘅被窩入面,你腳疊我腳,齊齊睇鬼片。當中場休息去個靚廁返到嚟,我哋不自覺傾起泰韓鬼片誰的鬼味更濃,最正係無啦啦由鬼片傾到泰韓整容整形術嘅高超,我問佢,啲人點知揀邊度整好呢其實?泰妹一副難得自豪嘅教授樣解答道:

「嗱!最穩陣嘅做法呢就係,頸以上去韓國,頸以下去泰國!」

震驚!女友曾經是男生

跟手,佢同我講:「我都整咗呀!你唔覺咩?」我心諗,想開老夫玩笑都未免太早吧!於是我好醒神咁回答佢:「唓~你當我傻仔咩!睇有冇喉核咪知囉!」泰妹佢用一貫親切得嚟詭異,誠懇得嚟可疑嘅眼神,兜口兜面咁同小弟講:「你唔係唔知有喉核消除手術嘛?呢啲手術喺泰國好早已經有喇噃!你真係睇唔出咩?我其實……曾經係男仔嘅女仔嚟嚟嚟嚟嚟~」

泰妹女友

老老實實,我從來冇覺得自己嘅韓文如此好過,佢每隻字我都聽得入耳、入心、入肺,仲入埋腦神經細胞電子傳遞質嘅每一層,我當刻深深體會到,當一個人受到極大驚(喜?)嘅時候,真係會好似星爺喺《九官》入面擘大口得個窿咁!

天人交戰 啟動大腦會議

我足足擘咗3分鐘,吞咗啖口水,再擘多2分鐘。如果有部攝影機喺我天靈蓋放入去,大概會見到有兩個小弟正在開緊高峰會議,小弟正話:「泰妹想嚇我啫!邊有咁橋呀!地獄黑仔王咩!唔會嘅……」

小弟負挑機:「唔係噃,你諗下泰國整容技術真係有咩整唔到吖?」反反覆覆,就咁過咗5分鐘,彷彿我已經輪迴轉咗五世。其間泰妹叫咗我無數次,我都畀唔到反應佢。(嗰種驚嚇,筆墨鍵盤難以形容!)

當我完全甦醒後,第一件事係將個口合埋,抹掉口水,飲咗啖水,當下覺得剩落嚟嗰半套鬼片算得係咩,呢個世界重有咩可以嚇倒我!我有一種莫名嘅亢奮感。

「佢都冇變心,我又點會咁易變。」

最尾點收科?佢見我嚇到呆晒,佢自己都知玩大咗,於是不停講:「Pood lan(講笑)……」佢雖然唔係男人,但有時重惡過啲男人~哈哈!其實諗番轉頭,佢只係想試下我嘅真心,睇下係唔係佢變成點我都唔會變心。而事實證明,由我哋認識到一齊,我嘅外表都係由一個人變咗隻豬八戒(泰國人都好鍾意睇《西遊記》,西遊嘅泰文音:西要),佢都冇變心,我又點會咁易變吖,哈哈!

facebook page:人在泰 香港仔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