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語說「一樣米養百樣人」,在旅館打工,就是其中一種每天都見盡百樣人的工作。旅館就像一所臨時集合戶,住戶來自五湖四海、世界各地。我們遇上好的客人當然能夠相敬如賓,但遇上惡劣的客人就被迫要「困獸鬥」,非常難頂。

近年中國人在日本的種種失禮行為經常成為傳媒的話題,日本也好,香港也好,批判他們的聲音不絕於耳。不過,其實不懂禮儀,失禮的人又豈止中國人呢?以前在 日本旅館 打工,耳聞目見,和同僚休息時的話題,總會提到一些「怪客」、「煩客」,間中互相發洩,消消胸中的鬱悶氣。聽多了,你就會發現世事無奇不有,有些你根本難以想像會發生在旅館裏面。

01 | 房間終結者 – 來自韓國的破壞之王

要數日本人討厭的客人,除了中國人以外,韓國人一定榜上有名,之前連鎖壽司店「市場ずし」難波分店被揭發對韓國客人的壽司添加大量芥末,引起軒然大波,可見某些日人心目中的仇韓情緒高漲。

我在旅館打工時也遇過一些極不禮貌的韓客,對人總是呼呼喝喝,要我們奉為上賓。最深刻的一次,有一班醫生來員工旅行,每天晚上喝到爛醉,在房間大吵大鬧,退房後發現房裏面的木傢俬、物品,沒有一件是完整無缺的。最後,要求他們賠償還被他們喝罵我們,雖然收了一點錢當修理費,但那房間在接下來一整季幾乎不能用來招呼其他客人。甚麼是惡人先告狀,我總算是見識到了。

延伸閱讀:韓國人好可怕!我在民宿遇過的 5 種人

木製家具容易爛,民宿老闆還要花時間修理,遇上這種客人真的只能認命了。

02 | 法國怪客將走廊變花園

怪客時不時都有,試過有個自稱是畫家的法國大叔,連續住了好幾個月,他愛流連旅館內到處纏着人聊天,但當你跟他說英語,他會氣沖沖地說他討厭英語,要我們對他用日語溝通。最困擾的是他常常會做一些不合常理的行為:有一次他買了盆向日葵放在房間外的走廊種植,後來愈買愈多,弄得那一帶的地氈每天都滿是沙泥,令每天清潔的員工苦不堪言。聽前台的職員說,當拒絕再租房給他時,擾攘了很久,還說要向我們的大老闆投訴。有時候遇着不能正常溝通的客人,委實令人頭痛。

走廊有植物可能是好事,但假如不理會其他人,把地方弄髒,何必呢?

03 | 晾衣晾到出晒界

有時旅館明明有乾衣機,但有些客人就愛把洗濯完的衣物在房間內,或露台欄杆晾曬,當我看見那些高級飯店外像萬國旗一樣掛着各式衣服甚至內衣褲,真是哭笑不得,甚有「香港公屋」般的親切感。在滑雪場旅館打工時,曾有個台灣客人朝早來求救,說他把濕衣服晾在露台,起床收衫時發現所有衣服都硬到變成冰!

「怎麼辦?我今早就要收拾行李離開了!」他悲鳴。

我一味幻想他穿上衣服像機械人鎧甲一樣移動的情景,光是忍笑已經好辛苦了!當然,最後他「硬掉」的衣服只有丟棄了,因為我們不能夠讓他在溫泉那邊幫衣服洗衣融雪啊!

衫真係唔好隨處晾。2015年時在美國就發生過中國客在房間內晾衣在煙霧感應器上,觸動灑水系統,結果全部房客要避難,最後需向酒店賠償一萬美金的事件。(圖:TomoNews Japan)

04 | 香港闊太團將大堂變做瑜伽教室

好客的主人經常會對客人說:「不用拘謹,當自己的家就好。」不過,去到異地旅館,原來也真的有人厚顏地會把公眾地方當成「自己地方」。有些客人會擅自取用酒店的物資,甚至打開職員專用的儲物房拿東西。又曾經有來自香港的太太團,裏面有一位瑜伽導師,結果晚上她們把大堂當做瑜伽教室。雖然說公共空間可以自由使用,但是這樣做真的好嗎?

公共空間雖然可以自由使用,但要顧及別人也是常識吧。

05 | 睡房生火煮食,大無畏!

有些客人很奇怪,來住旅館好像不是為了在當地觀光。像有一家日本人熟客,他們總是一整天躲在房間裏面,垃圾隨地掉,他們會每天把你叫上去清潔一次,每次都是慘不忍睹地髒亂。而他們退房後,你會發現他們曾經在房間裏做過的事情有時候很離譜,例如在房內煮食,不是煮個麵那種,是火鍋!煎扒!最後弄得房間烏煙瘴氣,地氈上還偶爾會發現被火燒過的痕跡,明明知道房裏有煙霧感應器還夠膽做,我除了說勇氣確實可嘉之外,也沒甚麼補充了。

不少民宿都有提供廚房,要煮食還是去合適的地方吧。

06 | 香味?異味?進食大味水果前請三思

清潔旅館房間,在忙碌的季節是爭分奪秒,很緊湊的工作,早上等客人退房,清潔,下午新的客人馬上住進來,我們最怕就是客人在房間留下了異常氣味,因為即使怎樣清潔也好,氣味都不能夠在短時間內清理得到。聽同僚說試過有些來自東南亞的客人不知道從哪裏帶來榴槤、大樹菠蘿等水果,並在房內進食,氣味久久不能在房內散去,也試過有其他人因為聞到這些氣味而懷疑是煤氣洩漏。除了會散發大氣味水果外,在房間內吸煙、抽雪茄更加是令人難受。所以即使同喜愛也好,顧己及人,有時還是忍忍口吧!

旅館是不是應在禁止吸煙外加埋「禁止榴槤」?(圖:singapore888.com)

07 | 染髮染到入溫泉,傻的嗎?

日本的溫泉入浴都有一定規矩,但無論怎樣宣傳,怎樣用各國文字提醒入浴者注意,總是有些人不能遵守。而且有時候他們的行為已經不能用「文化差異」作為藉口蒙混過去,像有些外國人竟然在露天溫泉旁染髮,同僚說當他看到地上那一大片難以清洗掉的染髮劑污跡時,差點暈倒!我不禁想,究竟要多沒有常識,多沒有公德心才會在公眾泡浴的地方染髮呢?那些染髮劑,混合了溫泉的水,如果在木頭或石面上留下清洗不去的污跡,也不知道要怎麼賠了!

不少酒店都有指明不可以用染髮產品。(圖:travel.co.jp)

以上有些可能只是「個別事件」,但也有些事卻也經常聽到同僚朋友提起。很多人覺得「唓!我又冇做過你講嗰啲事」,但以我自己為例,有時也會不自覺做了一些不符合別人禮儀的事,像以前我以為在日本車廂食個簡單的早餐飯糰是完全沒有問題,但日本有調查卻指出,傾向不在車廂進食的人比較多,而且對會發出氣味的食物更加反感。

當然,就算像中國人那樣失禮行為多如恆河沙數,也不代表所有中國人都一樣,有質素的旅人也是存在的,所以我也不會以上述例子就說「XX人就係咁」。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雖然日本人中也有「乞客」,但是做出種種令人反感的行為多是外國觀光客,也難怪時至今日,不少日本人仍然討厭接待外國人。各位雖然難以撇清香港人、中國人的身分,但是我相信做好自己,相應的別人也會以禮相待你的。


請多多支持我的面書專頁(笑)!

下一頁:去日本旅行 法律陷阱 處處?其實做好自己又使乜驚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