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綫節目《嫁到這世界邊端2》下星期一首播,上一輯找來 5 位嫁到海外的港女,來分享她們的真實個案,有曾經被德國奶奶迫到崩潰的香港人妻,亦有位人妻得到丹麥老爺奶奶愛錫,現在就讓我們先來回顧一下她們的故事!

外國人欣賞香港女子的「優勝之處」


《 嫁到這世界邊端 》中,四名受訪港女分別嫁到北歐、泰國,甚至中東,能令這些地方的男士娶回家,每對夫妻也有自己的故事,當中不難發現,香港女子之所以吸引外國男士,原來也有幾個共通點。

01 | 小鳥依人

相比起外國女生獨立的性格,成長於華人社會的香港女子始終比較小鳥依人,會渴望男友的關心和照料,也會對男友撒撒嬌。

有時候適當的依賴,能令男生的存在感上升,大男人的心態得到滿足,自然喜歡啦!

02 | 經濟獨立

除了小鳥依人的性格,很多香港女生也有自己的事業,能養活自己,經濟獨立。港男可能會介意港女賺錢比他們多,怕會被她們或是社會看低。

相反,外國男士沒這方面的負擔,他們反而會欣賞女士有自己的工作,一起追尋夢想⋯⋯

本來在港任職幕後製作,日日指揮團隊衝鋒陷陣,嫁到德國卻難找工作,難免覺得「自己好廢」⋯⋯

03 | 外表年輕

就算同齡,亞洲人一向比西方人看起來年輕,加上保養得宜,很多三、四十歲的女士,也像二十多歲般年輕,外國人也經常驚嘆我們美魔女的童顏。

正所謂男人是很專一的,因為無論他們是十八還是六十八歲,他們的擇偶條件都是年輕貌美的女士,「襟老」的港女正合他們的胃口。

04 | 東方氣質

近年香港人公認的美女條件都是雙眼皮大眼、鼻高高、臉尖、皮膚白和身材豐滿。但其實在外國人眼中,他們認為黃皮膚、黑頭髮、鼻扁、單眼皮的女生很有東方美人的韻味,更有外國人看過《紅樓夢》後,被女角嬌小纖瘦的身形吸引。

所以香港女生呀!別再因自己符合不了所謂的標準審美觀而灰心,世界那麼大,總有人欣賞你的美呀!

《嫁到這世界邊端》劇情回顧—德國篇

德國人妻 苦練德文五年

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卡菲只有32歲,她在五年前下嫁到德國小鎮明斯特。因為當地甚少華人居住,

而且當地人也不願用英文跟人溝通,初初嫁到德國的卡菲要加倍努力學習德文,才能方便在當地生活。

現在終於找到一份售貨員的工作,月賺2,000歐元,但卡菲的終極理想是當一名攝影師。

卡菲跟德國老公Markus甚是甜蜜,德國丈夫坦言相比起成熟獨立的德國女生,香港女生更添一份溫柔和可愛。

婆媳分歧 火星撞地球

戀愛是兩個人的事,但婚姻卻是兩個家庭的事。卡菲和Markus再是甜蜜,也要面對與老爺奶奶之間的各種分歧。

卡菲的奶奶對卡菲甚是嚴格,說話很粗魯,也經常對卡菲說指令式的說話,例如「我們必須怎樣怎樣⋯⋯」及「喂⋯⋯做」等。

 

婆媳糾紛  丈夫當磨心

她也提到自己跟奶奶都是「暴躁派」,可謂「火星撞地球」,她同時也替丈夫可憐,要夾在兩人中間當磨心,「手掌是肉,手背也是肉」,不知道該幫媽媽還是幫老婆。

卡菲分享有一次搬家,奶奶有大量行李要幫忙搬運,奶奶把她迫得很緊,令人情緒很差。結果她忍不住大發雷霆,壓力大至她失控大叫瞓地。

不過,奶奶在數個月後主動邀請她到自己家吃飯,還做了她很喜歡吃的菜式,更有德國很難吃到的新鮮海產。

卡菲在德國的父母

卡菲的老爺奶奶其實也深明她的難處,他們在訪問中表示理解卡菲要拋低香港的人和事,包括工作和家人。

卡菲坦言當初決定結婚,其實只是老公Markus選擇了她,而老爺奶奶也無法控制Markus的選擇,他們大可不接受她。

她表示自己孤身嫁到德國,就只有老公,而老爺奶奶就是她在德國的父母。

《 嫁到這世界邊端 》劇情回顧—丹麥篇

當香港女生遇上丹麥男生

《 嫁到這世界邊端 》第三集去到北歐國度丹麥,孤身嫁到當地的香港人Candy與大家分享她的故事。

Candy在人生低潮時,遇到了來香港作交換生的丹麥男生Rasmus,雖然曾經遇上兩個傷害她的男生,Candy還是因為愛而鼓起勇氣,重拾信心與這位「丹麥暖男」談戀愛。

相信大家都知道異地戀從來都不是一件易事。面對著未知的將來,Rasmus選擇在電話跟Candy提出分手,但Candy卻用一首歌令他回心轉意。

事後,Rasmus還向她求婚,當時Candy孤注一擲,答應跟當時還是窮學生的Rasmus回國一起生活。

亞洲臉孔 屢受歧視

可是,現實哪有童話故事中那麼完美?Candy初到丹麥時,不懂丹麥語的她根本沒法找到工作。

即使Candy多努力去融入社會,也總會遇到一些不尊重她的人。

Candy指當地一些年紀較大的男人會比較難找到伴侶,於是他們會透過一些新娘網站及中介公司選擇泰國或內地的女生,一見面就已經付費娶妻。

有一次,一個丹麥男人甚至在公園走過去直接問Rasmus到底用多少錢「買」Candy到丹麥。

Rasmus當時以為自己聽錯,還反問該名丹麥男子是否在哪兒「認識」他的妻子。怎料,對方還堅持說是「買」,對他們兩口子來說,也是很大的侮辱。

當地人:「洗乾淨身體才進泳池!」

她又提到丹麥老一輩人的思想十分保守。一次她到泳池游泳,怎料遇到一個老婦人認定她是「不乾淨的」,即使她已經沖身,老婦人仍要她脫光泳衣赤裸重新洗澡。

最令她感到氣憤的是老婦人的「雙重標準」,當時身旁的丹麥婦女同樣普通地沖了身,但沒有被旁人非議。

Candy對自己叮囑,不要第一眼看一個人的外表或國籍,就決定對方是怎樣的人。

好奶奶老爺 給她第二個家

Candy表示自己還未能完全融入丹麥人的生活,所以她只會覺得自己的家才是真正的「家」。

Candy初到丹麥時,因為丈夫還是一個學生,未有經濟能力的他們惟有寄居在老爺奶奶的家。初時Candy以為奶奶不喜歡她,因為奶奶不懂英語,但原來這只是因為欠缺溝通而產生的誤會。

絕世好老爺:「自己對膚色是色盲」

不過,也不是每個家庭成員也歡迎她。Candy表示Rasmus的姐姐不太喜歡弟弟娶外國人。

在二人還未結婚前,有一次Candy到丹麥探望Rasmus,Rasmus的姐姐坦言他們這場戀愛只是「玩玩下」,還叫Rasmus不要太認真對待。

幸好這個時候,Candy的老爺奶奶竟幫理不幫親,為了Candy喝罵親生女兒,老爺奶奶這樣站在她的角度出發,令她十分感動。

老爺還對Candy說自己對膚色是色盲的,從而令她知道老爺奶奶並沒有歧視她外國人的身分。

Candy還憶述在奶奶60大壽當天,老爺奶奶特地因為媳婦是香港人而外賣了中式食物。

他們表示為媳婦是香港人而感到驕傲,要透過中式食物來讓到訪的賓客認識她是家中的一分子,是他們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