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80後作家Bruce Lam昨晚乘搭AirAsia由吉隆坡返香港,目擊一名講廣東話的大媽,三次擅自走到位置較寛敞的upgrade座位,在空姐空少屢勸不聽的情況下,終於忍無可忍當面指罵該名野蠻乘客。事後他在facebook上傳影片及事發經過,認為不能啞忍這些欺善怕惡的人,獲得普遍網民的認同。

原文授權、影片截圖:Bruce Lam

大媽擅自走到upgrade座位 邊橫臥邊打機

一名80後作家Bruce Lam(林匡正),親眼目睹操廣東話的大媽,於飛機起飛前,從自己的標準座位,擅自坐到他身後的寛敞座位。因為她沒有支付升級到寛敞座位額外費用,故空少上前請大媽返回原座。大媽不滿地問:「Why?」他耐心解釋原因後,大媽才願意回到自己座位,事件前後擾攘約4分鐘。

三次企圖霸位 空服員屢勸不聽

以為事件告一段落時,豈料大媽起飛後,又再次厚著臉皮走到剛才的升級座位睡覺。空少見狀便再次請大媽返回座位,但她還是不願起來。空少於是又再解釋多遍,大媽才肯回去。整個過程又再花了四、五分鐘。

數分鐘後,大媽再度走去升級座位,今次竟還大模斯樣地邊橫臥邊打機,態度惡劣!這次改由另一位空姐再度上來勸解,指若讓她擅自免費升級,會對其他乘客造成不公。

事主站起來直斥其非:「你唔知醜!」

事主Bruce Lam目擊整個過程,不恥大媽亳無廉恥,對空服員的勸告左耳入右耳出。於是當眾對大媽破口大罵「唔想被人鬧就唔好做醜事」、「幾廿歲人都係咁」等,又勸大媽做個「文明人」。大媽其後反駁稱:「關你咩事呀?」事主指:「唔關我事都要鬧,因為你唔知醜!」

整個過程被機上其他乘客拍攝下來,再由Bruce上傳至facebook,一眾網民認同他的做法,並指他「罵得好,大快人心」。

事主一直斥責大媽,直至她肯返回原位,不再搗亂。事後,空少及空姐多謝事主願意出手幫忙,應對野蠻客人。

Bruce Lam原文:

《AirAsia遇不知醜大媽記》

從吉隆坡乘搭AirAsia回港。廉航一般都有些服務收額外費用,如欲享用需用者自費,包括餐飲、行李寄艙和乘坐較寬敞座位等等。

今趟友人訂機票時為我們額外付上寛敞座位服務,在飛機起飛時,一位中年女士從自己的標準座位走到我後邊那行空置的較寛敞座位臥著。
很快空少邀請那位女士回到自己座位,並指她不能擅自調位。那位女士不滿地說:「Why?」然後空少解釋那行有紅色標記的座位需額外徵費,如她想坐,下次訂機票時可book定那些座位。擾攘四、五分鐘後,該女士才肯回到自己座位。

怎知起飛後,該女士再次走到我身後那行座位瞓覺,數分鐘後空少再勞煩該女士回位,而她再次不肯起來,空少只好再詳細說明原因,又擾攘了四、五分鐘,中年女士才回位。

然後數分鐘後,該女士第三次走到我身後那行邊橫臥邊打機,今次另一位空姐請中年大媽回位,並說如果她可以擅自免費upgrade換位,但其他乘客不公,對他人並不公平。
不知是否欺負空姐之故,還是空姐過於溫柔有禮,那大媽今遭態度較之前更惡劣,喧騰數分鐘都不肯離開。

早已鄙視該大媽醜行的我,在忍無可忍下,只好站起來用較大聲量指責這位欺負斯文、不知廉恥的大媽(有些人,用平常待人的溫文態度待之,只會令對方變本加厲,只好用上較惡的語氣):「死返去自己位啦!一次兩次三次都係咁,知唔知醜㗎!」

大媽猛說:「關你乜事!」我惟有繼續指罵她,直至她肯回位安坐、不再搗亂為止。

約十分鐘之後,空少和空姐走到我座旁用華語猛說:「謝謝。」空姐:「我們時常遇到這些野蠻客人都很無助,感謝你。」。他們更放下一杯水道謝,見到我旁邊兩位友人望著,更放低多兩杯水。

(片段和大媽臥照,由隔籬行的乘客提供。)

後記:後來一位叫盧太的朋友走來對我說,該大媽在排隊入閘及登機時已兩次試圖從後打尖插隊,且打噴嚏時從不掩口,數次鼻涕口沫都直飛出來。

PS:該航班其中一空姐貌似姚子羚,但更嬌嫩(最尾有姚子羚樣)。

下一頁:空姐心聲:比起大陸人,有時我更加怕香港人⋯⋯

延伸閱讀:好心做壞事4大例子|空少爆料:乘客太好手尾 做多咗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