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很敏感的課題。

中國香港人當然是中國人,你要擁護基本法嘛!我明白的。但在現實生活,你得要明白一件事:

如果你被空中服務員當成中國人,你的待遇會有點不一樣。

大聲談笑 中國人特徵?

聽陶傑外遊兩周回港後,在電台教路,如何不讓人家當你是「中國人」:「我(這個我是陶傑,不是健吾,OK?聽從政務司司長林鄭所言,而家用『我』代入法要好小心)十幾廿年前都講,如果你喺外地被人當你係日本人,真係恭喜你,恭喜你呀!」

我在留學過後,都被父母唸過,說我平日說話聲線太低,他在茶樓的時候都聽不見我說甚麼。現在有時候在中環的一些高級咖啡店,都會聽到一些說英語的 ABC 高聲調笑,我就知他們的 Chinese 性真係好 thick,有些人就會can’t with stand it。


steal_hkair

護照影響機上座位?客人「分流」大不同

「一上機,你就要攞你啲讀物出來,千祈唔可以是FT(《金融時報》)或 economist,呢啲都可以喺貴賓室攞到,會被人以為你在貴賓室撻(偷嘢)。」陶生把話說得很白了,書記得帶英語的,雜誌要拿著在英國才會買到的左派讀物 《New Statesmen》,看電影的時候記得看非華語電影,還有坐商務客艙的時候問你點甚麼芝士,你都要答要,而且要說得出一些芝士的名字,那你就不會被當成是中國人了。

不過,畢竟不少人都贏在起跑線上(或有父幹),只要你是外國護照,現在不少航空公司都會把你分隔到機艙內不同的位置。如果你坐因航,機票本身貴,而你又手執英語世界的護照,不論是英國、英國國民海外的,又或是歐美國家的護照,地勤們都好像會很識趣的把那些乘客放到客機的一個位置,而團體客人、中國客人,都會放到機尾的位置。無他的,因為機程是「體驗」的生意,如果不作出這樣的「分流」,高質素客人就會慢慢流走。


inflight_crew

如何避免被當作中國人?

從日本讀書回來後,因工作關係,坐很多短程飛機。我都會在飛機看電影、看書,我不會選擇看日本電影,因為大多時候都會大笑大哭,會令自己在飛機的時候很蠢。而日本的航空公司空服員大多不會像陶傑看到的白鴿眼,你看甚麼書,讀甚麼雜誌,有甚麼要求,他們都很樂意服務。但在非日本的航空公司,陶傑那幾招也是有效的。讀一點日本小說,很簡單的已經可以了:村山由佳、吉田修一、林真理子,最普通的日本作家的流行小說也可以,空服員都會覺得你是日本人,不是中國人了。雖然我理解村山由佳跟張小嫻很像,林真理子的中女性也跟香港某些中女作家的愛情散文有點近似(當然,吉田修一和東野圭吾就另一個級數,東野圭吾的《新參者》結構之緊密,近年難得一見),但你拿出張小嫻的簡體字版本,空服員的目光,還是有點不同的。

所以,我常跟學生說,想旅行時寬心一點,學一門外語,在飛機上讀點小書,時間會過得容易好多的。

下一頁:健吾:急著拿行李幹甚麼?


website_fb


延伸閱讀

去日本聽到國語怎麼辦?

空姐:做個有品乘客 請不要給我這些東西……

強國乘客有樣睇?| 飛機上強國乘客的眾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