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家都知道ViuTV節目《晚吹 – 又要威 又要戴頭盔》,是邀請不同的人上節目戴頭盔爆料。但在最近,有三位編劇講述行內辛酸史時,前無綫編劇阿茄大數大台7宗罪,最後愈講愈嬲仲除頭盔現真身!

文:東方新地|圖:《又要威又要戴頭盔》截圖

前無綫編劇阿茄、電影編劇任俠和電影電視編劇歪同學上ViuTV《又要威又要戴頭盔》大爆編劇行業秘聞,前無綫編劇阿茄愈講愈激動,除頭盔現真身大數大台7宗罪。

《又要威又要戴頭盔》請來三名編劇大爆秘聞,當中前無綫編劇阿茄(右一)大爆大台辛酸史。(圖片來源:《又要威又要戴頭盔》截圖)
《又要威又要戴頭盔》請來三名編劇大爆秘聞,當中前無綫編劇阿茄(右一)大爆大台辛酸史。(圖片來源:《又要威又要戴頭盔》截圖)

前無綫編劇阿茄在無綫工作三年,現為自由工作者。
前無綫編劇阿茄在無綫工作三年,現為自由工作者。

1. 連拍劇道具都要做

阿茄爆在大台不受尊重,連道具都要做埋:「拍古裝劇,要編劇寫埋份奏摺,有時佈景後嗰啲匾橫、揮春都要搞埋,咩陳文文死咗,塊墓碑上幾年幾月嗰啲都要搞埋﹗」主持林二汶問:「會唔會係因為尊重你哋,所以有關文字就搵你哋?」阿茄即答:「如果係尊重係專業,係會有data base紀錄好有關嘅嘢,大台係有道具部專門去做㗎嘛,而唔係編劇去搞埋,因為編劇要處理份劇本其實分唔到身﹗」

前無綫編劇阿茄(右一)、電影編劇任俠(中)和編劇歪同學(左)是「香港編劇權益聯盟」骨幹成員,為同行爭取合理權益。
前無綫編劇阿茄(右一)、電影編劇任俠(中)和編劇歪同學(左)是「香港編劇權益聯盟」骨幹成員,為同行爭取合理權益。

2. 開設劇集專頁解釋劇情

阿茄又爆劇集出街引起好大迴響,阿茄話:「當中有唔明有係被人笑嘅,監製就要我哋去facebook用套劇名義去開專頁同大家解釋番,呢啲應該相關部門去做,冇理由編劇去做,而且係用工作以外時間去處理。」阿茄指在大台編劇組是最卑微,沒有同事敢發聲,只能硬食!阿茄指大台最大問題是制度問題,編劇與製作部門完全分割,編劇被凌駕,又無法跟場,完全不受尊重。

3. 時間太趕 被迫飛紙仔

阿茄又指在大台高層權力鬥爭好嚴重,試過:「有高層之間有拗撬,飛起本來嘅編劇唔用,要我哋嗰組頂上,因為要就返廠期,被迫在一個月內創作二十集劇本,喺一個月內根本係冇可能做到,所以被迫要飛紙仔,每日寫出嚟,嗰個月最高峰有十二、三人返工,(主持余迪偉問係咪冇得返屋企沖涼?)無得日日返,只能夠輪流返屋企休息。」

4. 製作部話事 編劇冇Say

阿茄指電視台跟電影編劇最大不同,是大台的編劇組跟製作部完分割,製作部安排了幾時幾耐邊個廠期,任何人都不能改,因為「製作部地位係高過編劇組」,阿茄話:「已經喺有限時間寫劇本對白,仲要因為遷就個廠期而去創作,好似今日係男主角個廳個廠景,編劇點都嘔啲男主角喺廳嘅戲出嚟拍﹗」完全本末倒置﹗

5. 男藝員任意加減劇情對白

阿茄又爆編劇不能跟場,只能在編劇房日夜埋頭寫劇本,有藝員會任意改劇本,編劇事後才知:「演員一句話要加嘢改嘢就可以,我係要上公司互聯網下載返演員份劇本,我先知改到面目全非,咁我哋唯有放棄本來嘅方向,被迫跟返佢改咗嘅劇情寫落去。」阿茄又話:「有一次我哋係有鋪排,但嗰位男藝員可能見到媽媽過身都唔喊,佢會冇得發揮,自己加激動到跪咗喺度喊戲,仲加埋情節同身世出嚟,我哋係寫佢係堅強嘅人,安排之後先爆出嚟,可能佢怕冇得出位,所以提早爆﹗」

6. 藝人永遠不多謝編劇

阿茄又指因為大台編劇不能跟場,與演員互不接觸互不相識,每次全劇煞科宴都會出現尷尬情況,阿茄話:「啲人全部唔識我哋,我哋坐埋一邊自己食,試過啲藝人因為唔識我哋,會對住啲導演監製話多謝乜哥,加對白畀佢,又畀佢改對白,我哋班編劇坐喺度聽到會好嬲囉﹗啲藝人上台攞獎會多謝梳化服、清潔阿嬸,唔會多謝編劇,因為佢哋都唔知對白係你寫,完全冇接觸過。」

7. 人工偏低續約前臨時改動

阿茄指無綫一定是製作為主導,編劇在下,曾在另一訪問中爆若主管是曾勵珍,她旗下的監製全屬經理級,其他編劇頂盡躍升至副經理級。 阿茄又爆在無綫人工低,16年入職只有$11,500,滿一年後加薪$500,但臨續約前突然改口指兩年才加一次薪,令他做到好心灰。直指大家心目中神級編劇韋家輝、張華標等編劇變監製的往事,已成歷史。

阿茄16年加入無綫,工作三年,現已離職,是自由工作者。
阿茄16年加入無綫,工作三年,現已離職,是自由工作者。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