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前文裡提過中國人的定義,經常被暗渡陳倉,偷換概念。本來我是承認自己血裔上中國人的身分,也不抗拒使用特區護照時所附帶的國籍含意,但對方卻把中國人定義為「不能批評中國人劣質行為的人」,見你批評中國遊客在海外的劣行,就反問:「你是中國人嗎?」最好的應對,就是你要先堵塞對方的話,讓對方不能無的放矢。

香港人必學6個應對方法


每次話題涉及香港人或中國人的身分,最好避免單獨提及「香港」二字,要經常把香港包裝在國家體制下。總之提到「香港」,必須把話說得密不透風。以下用六個場景,去演示我想介紹的應對做法。

場景 1 | 支持學生的抗爭運動

你表示支持學生的抗爭運動,對方卻說:「英國殖民時,你們又不去爭取民主啊?」其實香港人在英殖時期,是有爭取普選,但英國礙於多方考慮,推遲香港的民主進程,其中一個阻力,正是中國。

但這種質疑,在中國人,甚至部分香港人中,也是常見的。遇到這種質問,難以三言兩語之間去解釋清楚,如果對方是中國人,你可以說:

「你憑良心說句話,面對著年輕人與學生對抗官員,毛主席會站在哪邊?」(其實是站在盲目支持自己的人那邊。)

場景 2 | 關於港人不喜歡強國

場景二:中國的朋友問:「你們香港人,是不是很不喜歡大陸啊?」這種問題是個大陷阱,一定要小心,看似是開放式的提問,實際只有一個封閉式的答案,就是要回答「我最愛中國」。那如果你要表達對中國的不滿,可以先行表明最為符合中國政治正確的立場。

「你不要介意我說句老實話,在我看來,全中國最愛國的人,其實就是香港人。國家有錢時,那些人去湊熱鬧說自己很愛國,有個屁用?但你看看九一年華東水災,那時國家經濟相當困難,香港人捐了多少錢啊?就算在汶川大地震,香港經濟也不容易,但香港民間都捐了 130 億。有些人嘴巴上說愛國說得特別大聲,捐款時就雞腸狗肚。香港人嘴巴上不談愛國,用實際行動去表達,然後就被人說不愛國,你說是不是很荒謬?」

好了,打上了血濃於水的感情牌,最好說得像丁蟹一樣在法庭上都流淚,你才可以間接地批評現有政權。「現在跟以前真的不一樣,你看看鄧小平說話,那時特別有智慧,你說是不是啊?」(對方一定要答是的。)

「那時咱們國家的經濟發展不如現在,但外國人都特別尊重咱們,哪像現在?」(哦,是嗎?)然後你就逐漸把鄧小平對香港人的承諾,滲進對話。

場景 3 | 激嬲對方之後……

你批評了中國人,對方條件反射地說:「你們香港人,就是瞧不起中國人!」你應該嚴正地聲明:「你不要說甚麼『你們香港人』,大家都是中國人。

「你說甚麼『你們香港人』,是不是想挑起地區與地區人民之間的矛盾?」

然後故作神秘,用著問未出櫃的朋友性取向一樣的語氣,問對方:「你到底是甚麼居心呢?」

場景 4 | 普通話不標準又如何!

在北京坐出租車,地道的北京司機,對你的普通話不靈光而感到不滿,問:「你們身為中國人,都不好好學習普通話啊?」你就說:

「你們北京人,就是看不起其他省份的人,當年毛主席在天安門城用湖南腔來演講,你們心裡很多不滿吧?小平同志用四川腔來給你們訓話,你們不服氣啊?」

場景 5 | 強國遊客當眾脫衣服

在香港,你看到有遊客在服裝店裡當眾脫光衣服,試穿新衣,露出兩個肥大,而且有一條長長彎曲胸毛的乳頭,你應該避免直接跟他說:「你去那邊換衣服啊!」這樣說,對方就會莫名其妙地反問你:「你們香港人,就是看不起中國人!」你可以說:

「你怎麼會在大庭廣眾的地方換衣服?咱們國家旅遊局說的不文明舉動,就是你們這種人!」

場景 6 | 強國遊客隨地吐痰

在德國看到幾名中國大叔遊客大吵大鬧,於貝多芬廣場上吐了一口黃黃的濃痰。這時你不應該直接指責他們的行為,而是要上綱上線,把受影響的對象抽離,變成更廣泛的群體。你可以義正凜然地指責對方:

「你們這種行為,嚴重影響了咱們國家在德國的形象!」

當對方想反駁你時,你要先聲奪人,質問他:「你們真的是中國人嗎?」

這個系列還沒有完,下篇再談一些餘下的想法。

編按:其實,不同文化、不同地方,總存在著不同道德觀念和生活習慣的差異,老套的問一句,究竟是社會的錯,還是教育文化的錯呢?願你們和我一樣,在薯伯伯的文字中,有所覺悟和啟發。

新書推介:《西藏西人西事》

旅居西藏十年,看盡西人西事。薯伯伯近日推出新書《西藏西人西事》,不只是純粹分享西藏的美景或吃喝玩樂,而是真實貼地的異域風情、衝擊思維的文化差異,以及實際易懂的旅遊須知。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