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硐”,古名“猴硐”,相傳遠古時候附近的山壁佈滿洞穴,而且棲息著大量獼猴而得名,戰後改名為侯硐,侯硐車站是平溪線煤礦的出入總匯,有些平溪線列車以侯 硐站為起訖站。 侯硐在平溪線同時擁有車站、煤礦遺址、美麗的橋,但站場卻是冷冷清清,有種不協調的美,這正是它獨有的特色。 侯硐坑昔日採煤,以前進式或後退式採掘,使用鎬煤機挖煤,緩傾斜之採煤面使用鍊條式輸煤機輸煤之。

同時,這也是台灣東北角一饒富人文氣 息、景緻優美的小山城,比起九份,如今的侯硐顯得樸實而淳美。目前侯硐未有發展成型的商圈,連商家聚落都很少,商業內需和外需均弱。最出名的除了礦區, “貓村”是另一特色,但野貓過多已經成為此地環境維護的一大困擾,且其侯硐自有其濃厚的歷史,“貓村”並非其自豪的特色,無心插柳竟成為觀光賣點。

歡迎關注我的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dextershoot


這是台灣警察的公仔,也被畫成錨臉了。

這肉肉的感覺,很像拿他的手去蓋章。對了,平溪線的每個景點,應該説台灣的景點都有地方可以蓋章。喜歡收集印章的可不要錯過,一路上看到各式本子。


平溪鐵路火車遊的第一站,侯硐,貓的故鄉。一下火車,就看到懶洋洋的貓在樑柱上。

雖說是貓的故鄉,但只零散地見到一些貓的影子,并不多。第一站也沒太多遊客,而這里的貓也完全不怕生。很安靜地躺在那任人看,任我拍。在拍這只貓的時候,隔壁一遊客的狗不知道怎麽了,突然跑過來我身邊,舔了一下我的手,然後跑開了……


四邊都是山,青蔥的地方啊。不過由於行程很赶,附近還有一個神社本打算去的,但又怕不夠時間,也就只能在附近溜達一下。

這是挖礦的地方,一路上可以看到很多帶着安全帽的猴子路標,我開玩笑説這其實本來是猴子的故鄉吧,只是因為貓的入侵而被貓佔領了。


站台的前方就是願景館,如想去洗手間,里面也有,台灣稱洗手間為化妝間。當我看到男化妝的時候,真是蠻奇怪的。這就不能跟別人開玩笑説某男在化妝了。

館內有一些小展示


不知道哪來的大黑,跟小貓叫囂。

天氣很熱,都躲在陰涼處。


猴子的路標

連花盆也是貓,本下火車之前,我以為貓的故鄉會是遍地都是貓,貓比人多,不過看來是我想太多了。


感覺很恰意的生活,如果沒有《那些年》,這里的居民的生活是不是更安靜呢?但是同時《那些年》又給這里帶來商機,究竟商業跟生活該怎麽取得平衡呢?國內很多景點一旦被發展起來,就完全面目全非了,但平溪線暫時還是保留着那本土的風情。

願景館


遠處的橋也很美,反正旅遊一切都是美好的風景。哈哈哈,附近還有間小學,不知道學生是哪來的,因為感覺附近的居民很少。

無論是我生活的深圳,還是我工作的香港,這種綠地和小溪皆早已消失了。


人越長大就越喜歡往回走,小時候有的草地,已不在,當時覺得現代化好,但現在城市全都是高樓時,又嘆息沒有草地。長大後反而更喜歡回到大自然去,人就是那麽矛盾。


朋友很興奮地跟我説燕子,我説有燕窩嗎?燕子我記得我小時候也總看到,但相隔十幾年,的確現在已無影無蹤,也許我們的生活也在摧毀着他們的家園。

匆匆離開侯硐,到達十分,車上可看到瀑布,也可看到一吊橋,但皆距車站蠻遠的。一下車就發現跟侯硐完全不同,這里擠滿了人。坐了許久才到十分,中間有些站沒下,大家可自行選擇遊玩的站台,不過得注意兩站之間火車的班次跟時間。

歡迎關注我的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dextersh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