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北韓,已是五年前的事,當時掌政的,還是金正日,外界對金正恩聞所未聞。

當時的北韓導遊,總是像有備而來,每被問及兩韓統一之事,聽他胸有成竹用普通話說:「五年吧,五年之間,北韓鮮與南朝鮮就能統一。」

同團遊客,無不議論,說五年也太快了吧,導遊還是堅決地說五年成事,五年能成統一大業,不知是真心所信,還是宣傳伎倆。在北韓聽導遊解說,就像看無綫節目,永遠一式一樣橋段,卻又難分真假。

五年過去,金正日換成更胖的金正恩,屢屢登上國際頭條,處決了一大堆領導高層,由姑丈殺至軍方第二號人物,行刑方法由傳聞的狗狂咬至死,以至高射炮兼火槍燒身。

在習近平首次閱兵之前,南北韓忽然莫名其妙地進入「準戰時狀態」,劍拔駑張之際,忽然又滑稽地握手言和,時事評論家練乙錚估計金仔「抓時機從靠山撈好處的本事爐火純青」,也許北京又給錢了事。總之,北韓政局還是那樣荒謬,為本已煩亂的國際舞台,增添幾分詭異氣息。


記得我到北韓的那年,三月初春,還覺寒冷,走到南北韓接壤的板門店之時,我忽發奇想,如果能跑到對岸就好了。

當時明明就站在南北交界線上,我卻要從板門店返回平壤,由平壤坐火車至中國遼寧丹東,坐一晚船到韓國仁川,再坐公車前往首爾。又因為所持的護照上寫著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屬韓戰的「參戰國」,按聯合國及美方規定,要等了十多天完成背景審查,才能登上前往板門店的旅遊大巴。

我走到南韓這邊廂的板門店時,看著北朝鮮那邊甚具共產氣息的三層高樓時,又想起了朝方導遊的話,「五年必能完成統一大業」,只覺格外遙不可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