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1日,日本東北發生了9級大地震,掀起的海嘯使福島第一核電站發生了爆炸,不但令當地很多居民痛失家園,連動物都變得無家可歸。2年前,記者曾親訪核災區,對「福島最後的男人」松村直登進行專訪,記錄他保護災區動物的事跡;2年後的今天,他仍然默默地留在當地,照顧遺留下來的動物。

撰文:遊日職人 | 圖片:遊日職人、NPO法人がんばる福島 事務局 | 編輯:Alva

311地震 7 周年更新:部分區域禁令解除

311地震過後 7 年,日本政府已解除浪江町、川俁町及富岡町等災區部分區域的禁令,但仍有 5 成原居民選擇不回去居住。

幾年前被大雪摧殘的田地,近年都成功種植小番茄、南瓜、茄子等農作物。

不帶農藥的番茄清甜可口。(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_fukushima)

原本缺水的家園,也成功在附近開發到水井,解決了生活上飲用水的問題。現在除了飼養牛隻之外,還開始養蜂採蜜。

福島
當地協會合作成功飼養蜜蜂。(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_fukushima)

看似處處都有好發展,但仍然有對他所收留的災區牛不利的傳聞流出……

松村:「絕對不會讓你處殺這些牛!」

大概2個月前,松村直登的朋友收到消息,指有動物義工團體打算向政府申請處殺他所飼養的災區牛,因為聽到有傳聞指北海道大雪影響到飼料的運送。但其實松村已向附近的牧場購買飼料,確保他養的牛會吃得飽。

松村直登收留了之前地震遺留下來的牛隻,親自留守當地把牠們養大。(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_fukushima)

其實松村直登自留守當地照顧動物開始,環境省已對這些牛虎視眈眈,但他向環境省決絕地指:「絕對不會讓你處殺這些牛!」反對政府撲殺區內的動物,才保住這些動物的性命。

幾經辛苦,他才能開始飼養這些牛,但想不到還是會有些不好的傳聞流出。

地震至今7年,松村對災區的動物一直不離不棄。(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_fukushima)

史無前例的大地震 改變了他的一生

松村直登的人生,本只在故鄉當農夫打地盤散工,偏一場史無前例的大地震,把他推上保護災區的前線。

「核電廠發生事故後,跟家人往北方いわき避難,偏來到避難所得知我是來自富岡,就說你已被輻射污染,不准進入。」

早上離開,晚上就回到家裡,以後就算有自衛隊來逼迫,他也不曾再離開家裡。(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_fukushima)

心繫家園 偷入禁區餵飼動物

最初居民都可以回到家裡牧場去餵飼自己的動物,後來30公里納入禁止進入區域(訊息很混亂,後來東電承認有心延遲通報),當時有很多動物餓死。

很多動物在事發後被主人留在災區,沒有食物之下,慘被活活餓死。(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_fukushima)

事故後喜歡動物的松村,開始偷偷去牧場解放和餵飼牠們。高峰期,他的家裡收容了1百隻貓、80隻牛、1隻馬、1隻鴕鳥和70隻狗。

「後來政府要求撲殺區內所有動物,為了補助賠償,不少牛農來領走牛隻。」

牛農前來領回牛隻,去跟政府申請補助賠償,結果收養的動物才減少。(圖片來源:GBR_fukushima)

為照顧動物 與家人分隔兩地

有時我們會忘了,英雄也只不過是個普通人。地震後頭兩年,松村一家人分居於不同的地方,他一人住在禁區內的家,過著冇水冇電的生活。

沒有商店也沒有宅急便和郵遞服務,每次他都要到三十公里外的地方把食物運回來。

福島
地震至今7年後,松村直登居住的地方附近現時有兩間便利商店,以及一個擁有 3 間食店的美食廣場。

福島
松村先生的兩間祖屋,一間住了他們兩父子,另一間早已易主變成了貓咪的樂園。

福島
首兩年在禁區內的家過著冇水冇電的生活,靠的是罐裝燃料和燭火來照明。

只靠微量收益 支撐近百隻動物生計

東電稱將會縮短發放賠償金的期限,最受影響的就是受風災損害賣不出農作物的農民。

「幾百隻動物的生計,靠的就是國內外的捐款及拍攝紀錄片的收益,東電的高層都是前政府官員,補助金方案向城市傾斜,農民可獲的賠償極少。」

福島
沒收入,靠的除了東電那象徵式的賠償及國外動物組織的捐款,他也會在災區內做除染工作,得到的2萬円日薪就用來補貼動物飼料開支。

只靠一人力量 飼養災區動物

2年前松村先生收養了24 頭牛、20隻貓、2 隻野豬、1 隻狗和1匹馬,收養牛馬的牧場分別在離家2百米的後園及在8公里外、離核電廠約4 公里的禁區內。

松村先生收留了災區的馬匹牛隻。

即使當地的輻射指數嚴重超標,甚至被外界稱他為「輻射人」,他仍願意留在災區,為的不止是對家鄉的思念,還有就是對動物的愛,不想牠們活生生被餓死。

鴕鳥MOMO於2015年因病去世,他就把牠埋在家後面的森林的深深處,與其他去世的動物一起。

外國媒體高度重視 日本媒體卻避提

松村先生過去幾年不時要到國外去參加反核會議,外國傳媒高度重視,偏在日本卻鮮有被媒體提起。而他獨力照顧災區動物,更受到國外動物組織關注,從而捐款支持他。

福島
不時會見到有外國傳媒提起松村先生。

福島
日本女導演中村真夕在2015年為他拍攝紀錄片《Alone In Fukushima》。

無論如何 自己地方最好

已為準備歸還地區的富岡,原本有萬多名的居民,最後還是只有松村先生居住。

「住めばみやこ(無論住到哪裡,還是自己的地方最好)。」

這應該是不少離鄉災民的心聲。

福島
松村先生至今仍繼續留守富岡,照顧當地動物。

申請DBS Black Card輕鬆賺里數,享低至1蚊1里,獎賞達80,000里!

p.nmg.com.hk/egt589

上文提要:東北,行くぜ (01) | 311地震,走進福島的22個畫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