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長途機的尾聲,總是讓我最心急的時分。於狹閉的機艙經過了十多小時的勞動,辛勤過後的汗水、面油頭油混和機艙中獨有的異味,這種百感交集的氣味包覆了我的全身。即使我沒有潔癖,亦難抵這種自我認知的污穢感,只想迅速完成工作,快快可以到酒店洗澡。這種始於不潔感的焦燥,於降落後更是爆發式地侵擾我的思維。

長途機後所有人想盡快離開機艙 除了一位⋯⋯

「我想快啲收工,我想快啲沖涼。」腦中有無數個我對自己這麼呢喃著。「Thank you!」「多謝晒,再見!」卻是我吐出口中的對白。

也不單單是我,我們大部分的空服員早已被訓練成能夠木無表情地微笑,像一台錄音機般,重複著有禮但沒有意義的對白。

此時此刻,我只想盡快讓大家都離開這個機艙,我是指包括我自己在內的大家!終於大部分的人潮已經被我們歡送(?)離去,此時候還剩下的,通常只有不願意叫醒熟睡孩子的父母、正在翻箱倒篋尋找失物的失魂魚或是需要特別協助的人,例如需要輪椅接送的乘客。

放眼機艙,眼內竟然還留下了一位不在上列的乘客。

也不單單是我,我們大部分的空服員早已被訓練成能夠木無表情地微笑,像一台錄音機般,重複著有禮但沒有意義的對白。 |  圖片來源:《非誠勿擾》劇照

堅持自己將座位收拾乾淨

一名男生仍然逗留在機艙中,我上前去提醒他:「先生,可以落得機喇!」男生禮貌地回應:「唔好意思,我執埋少少嘢先。」

只見他從自己的背包中翻出一個透明膠袋,開始把他於航班中食完的蕉皮和零食包裝通通掉進去,連一些掉到座位上的小碎屑,他都拾起來認真處理掉。我跟他說,等一下會有人來清理機艙,但他說:「自己執番好啲嘅。」

大概一分鐘左右,他確認自己坐完的座位收拾乾淨後,才施施然離去。而這一分鐘,我沒有感到半點焦燥。雖然我心裡面還是很想盡早洗澡,但我仍然感謝這位先生在我眼前展現了一分鐘的公德心。

大家都趕著落機,有多少人會留下來把自己製造出來的垃圾收拾乾淨?

除了公德心之外,我還看到不一樣的人性

平常,我見盡那些只顧自己的乘客,如搶先要打開行李櫃奪箱逃離的乘客、艙門未開已爭先恐後要擠到更前方的乘客。我心中不屑一問:「遲一分鐘會差很多嗎?」然後我想起了一心只想收工,開始對那些久留機艙的乘客心生厭倦的自己:「遲一分鐘會差很多嗎?」

謝謝這位最後的落機兒,讓我看到不一樣的人性。

我見盡那些只顧自己的乘客,如搶先要打開行李櫃奪箱逃離的乘客、艙門未開已爭先恐後要擠到更前方的乘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