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最後的落機兒 | 長途機後所有人想盡快離開機艙,除了他⋯⋯

感謝最後的落機兒 | 長途機後所有人想盡快離開機艙,除了他⋯⋯

每一次長途機的尾聲,總是讓我最心急的時分。於狹閉的機艙經過了十多小時的勞動,辛勤過後的汗水、面油頭油混和機艙中獨有的異味,這種百感交集的氣味包覆了我的全身。即使我沒有潔癖,亦難抵這種自我認知的污穢感,只想迅速完成工作,快快可以到酒店洗澡。這種始於不潔感的焦燥,於降落後更是爆發式地侵擾我的思維。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