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於三個月前,母親大人決定要去台灣旅行,問我要不要跟他們兩老一起去。礙於我們空服員的更表都是於早一個月才派發,當時無法得知三個月後的自己將被派遣往地球的哪一個城市,因此無法給予準確的答覆。家母見我不能確定是否能夠同行,便決意要以正價訂購正式的機票,而不考慮兩老自行去排「員工家屬機票」。

空少的神秘任務

這樣也好,我要為他們擔憂的事情亦少一件,畢竟那個行內人戲謔「乞兒飛」的機票還是需要賭賭運氣的,遇著客常滿的時分,有可能完全上不到機,而導致整個旅行計劃泡湯。

更表派發後,我確定真的空不出檔期跟隨他們去台灣,母親聽後只是輕輕說了一下:「唔緊要啦!咁我哋兩個自己去啦!」

媽媽一去旅行,好緊張……

鮮有出國的母親是一名緊張大師,雖然行程甚麼都由父親安排好,還是執著要致電或是WhatsApp傳訊息向我再三詢問意見。他們要出發前的幾天前又收到了母親的來電,她問了一下收拾行李的問題後便說:「今晚上唔上嚟食飯呀?」

「唔返喇!我聽朝要飛早呀!」

「咁算啦,你早啲休息啦!我好似就嚟兩個月冇見過你喇!要去完旅行返嚟先再約啦!拜拜!」

「好,再約啦,拜拜。」

另類的帶住媽媽去旅行

掛掉電話後,我突然強烈地感覺自己真是一個不孝順的兒子。過去的兩個月我都忙著飛來飛去,甚至乎忘記了他們要去旅行的出發日期了。心中滲出了一陣莫名的罪疚感,而這個罪疚感推動了我好想去做一些甚麼去補償。

忽然間,我出現了一個想法。

我打開了母親之前傳給我訂機票的確認電郵,查明了航班日子跟編號之後,我嘗試向被編排到那班機的同事傳送換班的邀請。幸好那班機對我們空服員而言是不太受歡迎的 「multi-sector」,我們飛到台灣後,便要馬上繼續航程到大阪才能休息,因此很快便有同事答應要跟我交換。當然,我對爸媽沒有透露過半句。

全隊crew為媽媽炮製驚喜

終於到起行當天,媽媽一早便傳來訊息說她們已經到機場check-in了,還附上了登機證照片,我回她一句:「我今日都要飛大阪呀!你哋玩得開心啲!」此時我身在公司裡,跟其他同事說明了一下狀況,我的艙務長十分踴躍,願意幫我一起營造驚喜。

雖然他們check-in的座位不屬於我負責服務的區域,但卻剛好在我所工作的廚房後一排。到乘客登機的時候,同事們都非常幫忙留意我的爸媽上機了沒有,而我則要一邊歡迎乘客登機,又要害怕不小心被隨時登機的爸媽先發現我。

終於,差不多最後幾個登機的乘客中,我離遠看到了熟悉的兩個身影,應該是不喜歡跟別人搶先排隊,很符合老爹的作風。我馬上躲回廚房,同事們醒目地以他們的身位擋住了他們經過廚房時的視線。

待所有人安頓好後,我的艙務長便開始配合地走到爸媽的跟前說:「飛先生飛太,歡迎你哋登機!我有位同事想見一見你哋!」離不遠處的我偷看到媽媽充滿疑惑的神情,毫不客氣地「吓」了出聲,然後我便從艙務長身後出現了。

「Surprise!」

「咦!點解你喺度嘅?你唔係話飛大阪咩?」

「係呀!飛完台北之後咪繼續去大阪囉!我呢度有啲台幣同埋悠遊卡畀你哋呀!」

我已經記不起有多久沒看過他們驚喜的表情了。儘管航班只有短短的一小時十分,儘管從起飛後便開始一直忙得沒有時間跟他們多聊,但還好我們能夠見上一面。

因為見一面,很重要。

下一頁:空姐流言終結 | 再問我反枱!9 個 空姐 聽完會反白眼的說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