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興起所謂窮遊者 ,即用最少的錢,去最長時間的旅行。這種旅遊者最典型的對話,就是大家互問花費,似乎愈少者勝。

窮遊者到處黐飲黐食

「我去印度一個月,只花了三千元。」

「那又怎樣,我也去了一個月,才花三百多!」

到底這一個月有何體驗、如何感受,早已不重要,因為充斥整個旅程的,只是金額和數字。

窮遊者對價格特別敏感,早已超越正常的精打細算範圍,他們會為了省兩塊錢印度盧比買一塊香皂而跑數條街,又或者為了便宜三元人民幣而跟拉薩的攤檔老闆討價還價半天到臉紅耳赤,當別人不願減價,這些旅客就大嘆「西藏人不再純樸」、「他們不都是佛教徒嗎」,好像一個民族的純樸與否、對宗教的虔誠,就在乎他們有否賺遊客錢。

由黐飲黐食到消費善心

有些旅行人,聲稱花幾百元去拉薩,但去過的人就知道,花這樣的錢,其實就是要黐飲黐食,把自己的成本空降於別人身上。

數年前在微博上就出現一篇《川藏線蹭吃蹭喝教學帖》,作者自爆從內地踩車進西藏,沿途出盡辦法黐飲黐食,「打劫力度之強、成功率之高,為其他隊望塵莫及⋯⋯」還要網上晒圖,聲稱「其實有個厚臉皮的妹子或基友,足以成功70%」。

然後晒出一大堆礦泉水、漢堡、餅乾、紅牛等等。最匪夷所思是,該微博作者還說:「只要你有一張真誠的臉,民是很歡迎你去蹭的。」

由於這班騎車人身處西藏,當時拉薩的朋友也熱烈討論此事。一位經常開車的藏族大哥說:「以前在公路上見到騎行的遊客,也會送點東西鼓勵一下,現在當然不願送了,你送給他,他還以為你是傻瓜。」簡單一句,就是善心早已被過度消費。

有些旅客又會積極尋找免費住宿,本來梳化客(Couchsurfing)的用意是讓大家體驗生活,但我在伊朗時,卻聽過有遊客批評伊朗人「沒有想像中的慷慨」,原來只是因為他在網站上發出大量住宿請求,冇人回覆。

也聽過有梳化客說,在網上向某地找免費住宿,只有一男子回覆,卻嫌對方貌似同性戀者,然後很下流地說「擔心自己屁股不保」云云。

「不主動請客」就是罪

去年在伊朗的色拉子,遇到一名旅客,每次回來旅館,就說剛才被甚麼人請客,然後感嘆地道:「伊朗這個國家沒甚麼特別,就是人不錯,經常請客⋯⋯相比起伊朗人,阿拉伯人簡直是垃圾,埃及人簡直是垃圾。」那些他口中的垃圾人物,只因為犯下了「不主動請客」的罪名。

一些窮遊者,可能看得太多《牧羊少年奇幻之旅》(Alchemist),把「全世界都會共謀助你達成願望」一句,錯誤詮譯為全世界都有道德責任及義務去資助你完成夢想,把禮待當成必然,把善心視作供養。他們都有同一信念,就是全世界都虧欠他,不給他好處的人都是不道德。

他的世界觀,好人與壞人的分野,在於別人有否給他好處。

他的雙眼中,民風好壞,就是別人有否給他蹭吃蹭喝。

他的內心裡,旅遊意義,就看誰花錢少,誰就是英雄。

我不是說花大錢才能體會旅行,但當旅行的一切感受,都跟錢銀連上關係;對當地人的判斷,也只能由金錢作基調,這樣又有何意義?美其名叫「 窮遊 」,但難道這就是最佳的旅遊體驗嗎?還是只是作繭自縛?

下一頁:旅行都要搲著數!外地開咖啡店香港老闆 遇港人搲飯食實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