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幾天跟朋友R談起:「為甚麼大家對 Airbnb旅客晚上洗衫惹嘈音那麼大驚小怪?」有些行為,在香港從來沒有人覺得有甚麼大問題,但一旦有自己人因文化差異在外地失禮了,就會被一窩蜂譴責。

想一想,我們真的只是獨善其身就好,一點都沒責任嗎?沉默是同罪,這是共業。

港日顧客大不同 「顧客永遠是對的」

在日本的餐廳和香港的餐廳分別打過工,在日本雖然也奉行「顧客是上帝」主義,但普遍客人對你仍會以禮相待,少有恩主心態,至少離開時會拋下一句「ごちそうさま」(多謝款待)

是不是出自真心也好,這是禮的表現。(圖片來源:《孤獨的美食家》)

但在香港呢?每天遇到的「乞客」手指腳趾合起來也數不完,「顧客永遠是對的」、「畀錢大晒」,很多人覺得,被服侍是「老奉」的,有用啪響指來傳喚你的人、有十問九唔應的人、有一坐下來就嫌三嫌四的。

文化差異
太多太多,實在不能盡錄,各行各業,所有營運店舖的人,大抵都寫得出一部自己的《低能奇觀》。

日本找續法則 展現追求細節的執著

以下作為一個餐廳收銀仔,說一說我在兩地的經歷。

其實在日本,收銀找續是有「潛規則」的,那是:無論是放進收銀機的錢也好,找續給客人的錢也好,紙幣的底面上下面向的方向必須一致。(相對地,其實有很多人放在銀包的錢和付款時,都有把紙幣對齊好。)

(圖片來源:《尼采老師》截圖)

有一次正在午餐時間,店內排隊購票的客人很多,我發揮著香港人高效率的優點,用超光速清理面前像史萊姆一樣排山倒海增加中的客人,這時候,老闆站在我旁邊觀察一會後叫停了我,對我說:

「喂!收銀機的紙幣怎麼可以擺到亂七八糟的!」

以為收銀員工作簡單?其實一樣有細節要留意!(圖片來源:Radiolife.com)

排長龍照停機整理紙幣 客人冇鼓譟冇罵聲

那時候我心想:「大佬,後面幾百人呀!」然後我被迫暫停了全店唯一的點餐服務,將收銀機內的一千円、五千円、一萬円的紙幣重新整理一遍,排隊的客人沒有罵我,也沒有鼓譟起哄,收銀機重開後,我在替每一位客人下單後都說上一句:「抱歉,讓你久候了。」

雖然我暫停了全店唯一的點餐服務,但排隊的客人沒有罵我,也沒有鼓譟起哄。(圖片來源:basic100.net)

你可以認為這種事很雞毛蒜皮、很龜毛、很形式化,但這種將「禮」體現於商賣中的形式,是對客人的尊重。說到底,中華五千年文化,最講禮的民族不正是我們中國人嗎?

文化差異

香港客催單不體諒 無禮對待店員

後來回到香港,因為在一間日式的餐廳工作,用的自然就跟上日本的一套。不過換來的,卻是「乞客」的諸般不禮貌與不耐煩。

有些人在後面千方百計想要「攝」隻手去前面放低錢;有人一直把身和臉靠近你,給你壓力;有人急不及待想要「搶走」還未數完找續的錢;有人問我為甚麼慢吞吞的;有人在落單時說趕時間,我跟他說食物製作需時,他罵我:「我係叫你快手啲呀!」

文化差異
我其實不是很明白,為甚麼一些食了超過一小時的客人會忽然趕時間起來,而卻不選擇提早叫結帳。

「文化差異」並非不尊重人的辯解

又,日本人往往在買小物付一萬大鈔時,總會帶有一點歉意,可是香港人知道店家不收千元大鈔,或只要找續點算久一點,就會被抱怨。其實錢找多了,大部分人不會誠實說出來,找少了卻會被客人罵,怎麼看吃虧的都是店員,花多一點時間數算清楚不是必然的嗎?要快,請給予不用找續的確實金額(日本人找續時,有紙鈔還要先數給客人看再找硬幣)。

而且,很多香港人的錢摺疊得像鹹酸菜一樣皺,於是找續時除了對整齊外,還要把紙幣壓平,把摺起的角攤開,用的時間變得更長。在日本,把摺到像垃圾一樣的錢用來付款,是失禮的,只是店家一般不會發作而已。以上種種,你認為在香港是「客人大晒」所以沒問題?但不正正在日本就是失禮的行為嗎?

文化差異

如果你跟我說這是文化差異,那麼請你也包容在香港的蝗國人。

有很多事不是潛規則,只是個人修養不足,不懂體諒別人的自私行為而已。

至於,對那些可能是過於繁瑣的日本習慣,即使不能做到,也應予諒解,要不然,請你不要光顧(真)日式餐廳,也不要老是抱怨香港的日式餐廳不夠正宗,因為給你正宗的,也不懂欣賞,嘥氣!

網友回應:香港人好鍾意掟錢……

「唔知自己有問題最可怕!」

「銀紙疊齊」有原因

相關文章